从北大到哥大再到华尔街

2020-11-28 03:23:04

原作者寄托名儿| 空之矛


被访人Klara简介:某省高考探花。北大生物、经济双学士学位,哥伦比亚大学运筹学硕士。纽约某跨国银行Anti-fraud Officer(反欺诈职员)、VP(Vice President)。


这是楼主采访当年北大同窗的故事写成的书稿。急于看哥大运筹学 Master 申请的朋友可以直接跳到<运筹学硕士申请>。有兴趣了解在美国找实习和工作的请看<求职之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对华尔街银行内部工作感兴趣的请看<在国际银行工作><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正在读高中和大学的朋友大概可以从<中学时代><大学生涯>中得到些许启迪。之所以覆盖这么长的时间轴,是希望展现相对完整的个人发展轨迹。毕竟高考结束、飞跃之后,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目录

中学时代

大学生涯

运筹学硕士申请

文化差异

求职之路

在国际银行工作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结语


中学时代


空之予:我们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开始聊吧。中学时候有什么事、什么人、或什么书对你后来的人生发展影响很大?


Klara:我高一的时候到美国交流半年,虽然除了英文对学习上没多少帮助,但是却发现世界上大家看问题的方式很不同。在国内,只要学习成绩好,老师同学就会对你比较宽容,可能有些好处也会事先想着你。可是在国外,任何事情只要你有独特的方面,无论体育、艺术、学习、还是其他,都会得到别人的认可和赞赏。每个人都有特别的地方。没必要因为某方面很好而沾沾自喜,也没必要因为某方面特别不好而很自卑。


空之予:然后呢?


Klara:回国以后,我就突然很多事情都很看得开。学习落后了,老师家长都很着急,可我觉得没什么,因为比别人少学了一个学期。任何事情只要有原因就不需要紧张。后来自然就赶回来了。


空之予:你高中过英语六级也和这次交流有关吧?


Klara:算是吧,当时随便报了个名就考过了。


空之予:说说你的高考备战吧。据说你在中学一直是年级第一,别人都只争第二名的。


Klara:高中来美国交流一次对我的心态影响真的很重要。高考前最后一次模拟考,我考了年级第二,因为平时都是考第一的,老师家长就一下子紧张起来了。班主任还专门找我谈话,怕我想不开。但我心里真的一点波澜都没有,还觉得有点好笑,不就是个模拟考么,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也没比第一名差几分。而且就算是高考年级第二也照样能上北大或者清华。我高考的时候也是只想着做到自己的最好,没想和别人比。


空之予:“独孤求败”考第二不容易啊。后来高考你又回到年级第一,还顺带拿了全省第三。有什么学习诀窍可以分享给现在的中学生的?


Klara:首先是有明确的目标吧,对自己有 commitment (承诺),这是决定一切的前提。有了这个目标,你才会去不停的练习。当时我每1~2天做一圈五门的卷子,相当于自己模拟考了无数次。


空之予:喔,高考物理149分、化学148分原来是这样炼成的。当时为什么选北大没选清华?


Klara:受我爸的影响,他因为是学文科的,就觉得一个人无论理科多么好,都要有一定的文化素养。你知道我是个不爱读书的人,又总是特别向往很“文艺”的生活气氛。北大正好非常有文学和历史的底蕴,就对上号了。而且在北大可以接触到多元化的想法和事物,北大人的思维很开放。


空之予:北大和隔壁从西南联大到1952年院系调整,分分合合,也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北大的传统长项是理科和文科,清华的优势在工科。


大学生涯


空之予:你觉得在大学的学习和中学有什么不同?


Klara:大学面临的选择太多,会比较困惑。申请出国、保研还是找工作,不知道每一样之后会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要做每一样之前需要做什么准备。


空之予:但你选的和做的都很漂亮。北大生科课业挺重,大三的时侯绝大多数人都去考 GRE (Graduate Record Examination,美国研究生院入学考试) 和进实验室,你还从大三开始选修经济双学位。


Klara:我觉得我们级的Garry做得好,大二暑假就想到找实习,大三暑假再找实习的时候简历上就比我们其他人多了一条。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早知道一点关健的信息,早走一步,机会就多很多。


空之予:你去修经双的时侯就想到以后要转行吗?


Klara:还没有,当时虽然不大喜欢生物,还想再走走。选经双是为了以后多一个选择,别把路走窄了。毕竟它比较实用,很多行业都用得上。


空之予:北大经双的课比生物的课好玩吗?


Klara:其实也不一定。有的经双的课更能解释一些生活现象,比较贴近实际。我觉得自己的强项是思考能力,不是动手做实验的能力。后来出国申请我大部分申的都是 operations research (运筹学)。


空之予:我插一句,其实真正做好生物科研需要大量的阅读和思考,动手操作反而是次要环节。


Klara:博士阶段肯定要思考。但本科时侯我们正好没有被培养这种思考能力,进实验室大部分人只是给人打下手,带你的师傅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大多数是简单重复的劳动。


空之予:嗯,我对实行“学徒制”的实验室一直难免有微词。有的博士生甚至导师水平有限,却是做研究的决策人。导致下面的人比如本科生白白卖力,最后跟着走进死胡同里。绕回来继续聊你的大学,参加排球队是你大学里很重要的一件事吧,在里面认识很多朋友,包括对你影响很大的上一级的学长。


Klara:是的,往往你大学玩得最好的,就是通过体育运动结识的人,因为你们曾经为共同的目标奋斗过。上一级那个学长对排球队每个人都很照顾,对我的影响也很大,就像带我看到一个新的世界。不然我可能也会接着出国学生物吧。


空之予:一直记得大四毕业前生科女排终于打嬴国际队,圆梦“北大杯”。你们全队打得太精彩了,整个比赛荡气回肠。


Klara:谢谢你们都来助阵。我大学最庆幸的就是参加排球队,在里面遇到一辈子的朋友,特别值得珍惜。如果说有遗憾就是和排球队的人相处投入了太多时间和精力,没有多认识其他不同系、不同背景、不同想法的人。毕竟北大是这样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我在大学和排球队的人处得太熟,刚来美国反而不知道怎么和陌生人成为朋友。只能慢慢学,逼自己 get out of your comfort zone (走出自己的安全区间)。


空之予:参加各种社会活动对你而言还有其他意义吗?


Klara:年轻的时候,什么都试试,别把路走窄了。各种都尝试过了,做决定的时候才是理性的,不然很多时候只是自己的想象。另外在俱乐部、学生会里面任职对找工作还是有帮助的,因为可以体现 leadership (领导力)和 teamwork (团队精神)。人家要找的不仅仅是能做某一件事的人,还得是能和他人相处的人。


空之予:你还喜欢大学生活的什么?


Klara:北大开放的风气吧,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人,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


空之予:不奇怪一点都不像北大的人。你猜我从你身上学到最多的是什么?


Klara:啊?是什么?


空之予:有两点。第一是亲眼看到事物的另一种可能。你大学时候作息不规律,经常深夜看小说、看综艺节目、玩电子游戏。有时候考前还在玩这些不相干的。复习的时候也会一边用电脑放电影,一边看课件。


Klara:啊啊啊,你把我当年的坏习惯都说了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空之予:别急你等我说完嘛。我看到好成绩的后面可以有这样背离传统思维的生活方式。你的例子拓宽了我的视角,让我认识到事物的多种可能。


Klara:这。


空之予:我体会到你放松的前提是确信自己可以同时搞定考试、排球赛、学生工作。一个人在宏观上对自己有很高的要求和期待,内心没有迷失方向,就可以不去计较学习生活上的细节。当然得有实力做保障。


Klara:第二呢?


空之予:第二是我到美国读博的时候领悟到你诡异的学习状态。我觉得与学业无关的事情可以成为缓冲剂。一方面调剂枯燥的学习生活、缓解压力,一方面刺激自己提高效率,还有就是预留时间精力给可能出现的新一轮学业科研考验。


Klara:我的坏习惯被你说成好事了。


空之予:班门弄斧说个我后来的例子。准备 Oral Preliminary Exam (博士中期资格考试口试)我用了26天,白天忘我地看书,傍晚疯狂地在网上打三国杀。


Klara:然后考试顺利过关吧?


空之予:是。而且网上打三国杀8人局让我学会了“控场”,还潜意识地运用到了 Oral Prelim。就当它是三国杀6人局。


Klara:哈哈哈哈。


运筹学硕士申请


空之予:我去Columbia University (哥伦比亚大学) 的官网上看了一圈 “运筹学” (Operations Research),它好像是一门交叉学科。它研究的对象和方法是什么?


Klara: 它是比较应用的一门科学。有点像我们小学时候解应用题,如何在给定的限制条件下,规划得到最优结果。比如航空公司,怎样排飞行员的航班。比如物流管理,安排从原产品到工厂的线到顾客。比如金融投资,在框定了风险率、资金回报率、资金流动性等等的情况下,怎么投资100万美金。


空之予:听起来挺有趣。之所以先问这个,是因为我(以及可能其他很多人)当初高考填志愿、哪怕考GRE之前都没有下功夫弄清楚所报的专业究竟是做什么的。


Klara: 运筹学也有比较复杂的问题,是在无数条件的限制下,如何最优化。这里面就需要很多模型。比如股票市场的走势,是随机变动,还是有趋势的移动。有的模拟需要假设。它的应用面很广。很多人毕业以后去做物流,做咨询,也有人去金融行业、分析股票。


空之予:哥大官网上与运筹学邻近的专业还有管理(Management Science & Engineering)、金融工程(Financial Engineering)、工业工程(Industry Engineering)等等,这些专业和你们相比各有什么不同?


Klara: 运筹学没有金融工程那么专业,它应用更广。金融工程对数学要求比较高。其它三个专业差距不大。运筹学的必修课相对比较少,自由度比较大。这三个专业很多大课都一起上。


空之予:美国各校研究生院的专业五花八门,你当初是怎么找到运筹学,并且决定申请这个方向的?


Klara: 当初我在北大图书馆看到一本书,叫《从复杂到简单》,是斯坦福运筹学的一位教授写的。书里一直用生物做比方,把生命个体描述成社会,看似无序,其实非常精密的联系、配合。他说生物有机体和社会世界非常相似。很多规律都是相通的,运筹学可以用一个道理解释不同东西。


空之予:写书当如《从复杂到简单》。


Klara: 我从小的性格是一个喜欢求全的人。比如朋友聚会,我会想要把时间、地点、内容等等都安排好,照顾到每一个人的喜好。运筹学也是讲寻找最优解的学科。我看了觉得好像有点找到了自己喜爱的东西。我打电话给上一级那个学长,他当时在哥大念工程管理(Engineering Management System)硕士。特别巧的是他说他正想推荐我申请运筹学,觉得很适合我。于是就相当于两次独立地发现,双保险,我和我的朋友都认为这个专业很适合我。后来申请我申了十几个地方,都是类似的专业,最后拿了 U Michigan(密西根大学), Columbia(哥伦比亚大学), Cornell(康奈尔大学)三处的硕士 Admission。选择哥大是因为它在纽约。


空之予:哥大运筹学专业你们那年招了多少硕士生?其中有多少国际学生?这些人本科都是什么大学什么专业的?


Klara: 金融危机前我们这届三个专业加起来50到80个。大部分都是国际学生,大多数是中国、印度、法国、韩国人。中国人有十几个,美国人不到十个。中国的本科有电子、计算机、数学、物理、工程类的。


空之予:你估计每年大概有多少国际学生申请呢?录取比例估计是多少?现在的招生情况是什么样?


Klara: 不知道。


空之予:你们级同专业的同学毕业以后去了哪些地方?具体做什么?


Klara: 有几个人继续读博士,比如你认识的那个北大数学的女生。有的人去做咨询(Consulting),比较多的在金融业,去了各大银行。回国的有去发展银行、中信、中投、新加坡银行驻上海部等等。


空之予:反过来问,你们公司和你做类似工作的国际员工,来自哪些学校,学的什么专业什么学位?


Klara: 我们公司北美部门做反欺诈的就我和我老板俩。之前的同事各种专业的都有。


空之予:运筹学的博士(Ph.D.)去了哪些地方?如果要去高校做教授,是否要先做博后?要的话一般做几年?


Klara: 不用做博后。也有人读完博士去了工业界。


空之予:在大学和研究生阶段获得的知识、技能、经验、思想等等,有哪些在你后来的工作中还用得上?


Klara: VBA语言(Visual Basic for Application,宏语言),programming(编程),SQL(Structure Query Language,结构化查询语言), daTa management(数据管理)。不同的职位不同。做 quant (quantitative analyst,量化分析师,“矿工”)的随机模型每天用。我的职位没有那么 technical (技术性), 更多 project management(项目管理)。


空之予:怎样做好 project management?


Klara: 唯一能学的就是去做 project 。要保证所有东西按时完成,要有明确的目标。中途可能很多人提出为什么不这样?为什么不那样?你还要花时间去解释,还得有 plan B (备用方案),找另外的人、或者另外的组来合作。因为同一件事情别人的 priority (优先级别)和你的不一样,很可能会拖延。


空之予:你觉得对于跨专业申请的人,原来专业课程的成绩重要吗?举个例子,如果有人认真学好经济双学位的课,但是本专业的成绩频临挂科,会不会对申请有负面影响?


Klara: 不重要。我们大学必修的数学、物理、编程、算法课成绩就可以用来申请运筹。原专业的分数高当然是好,但有时候是因为不喜欢,原来成绩差,才要转到新的专业来。在美国,成绩差可以,但是要能证明到他们那里成绩会好。最重要的是显示你和你所申请专业的相关性,证明不是空有一腔热情。最好能显示你咨询过很多人,做过相关的实习。去什么公司实习反而不是最重要的,银行、咨询、物流、快递、航空公司等等都可以。


空之予:经济双学位对跨专业申请重要吗?


Klara: 有点关系吧,但没有也还好。工程类专业的本科已经学了很多数学相关的课,不需要经双。当然上过经双说明你对这个有兴趣。


空之予:对将来想申请运筹学专业的学生,你还有什么其它建议?


Klara: 站在招生办的角度考虑,你觉得这个专业需要什么。这也是一种能力。如果对一个专业感兴趣,就需要花时间搞清楚。而且只听一个人的不一定对。要做一个特别适合自己的工作,而不是特别热的工作。逐步认识世界和认识自己。更好地了解自己,知道能给别人提供什么,找 match(契合点)。


空之予:嗯,谈恋爱、相亲也是类似的道理。明白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想找什么样的人,对方是否在等人,对方在等或者在找什么样的人。


Klara: 哈哈。现在许多国家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公司找不到适合的员工就是一个mis-match。像瑞士有专门的professional school(职业学校),针对社会需要的工种招生和培养学生,就很对口,他们的水电工收入很好。当然国情不同,不能简单模仿。


文化差异


空之予:大一暑假你参加在香港办的经济-社会学夏令营对申请有帮助吗?


Klara: 对申请没有太大意义。那次夏令营有国内其它几所学校的学生、香港的学生、美国的学生,让我学习怎样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交往,了解到他们身上奇奇怪怪的故事。还学到一些西方社交的礼仪,比如吃西餐怎么放刀叉,出席晚会穿晚礼裙,怎么化妆等等。她们带我去买衣服,我大一就买下了自己的第一套西装,后来在北大参加活动,穿西装显得很professional(职业化)。夏令营结束的时候大家要保持联系,我也因此知道了 Facebook。


空之予:所以这次夏令营和你高中出国交流类似,这也是一次 eyes-open (开眼界)的经历。


Klara: 对的。夏令营里有个女生做主持人一点都不怯场,后来我们才知道她以前经常在海岸公园主持海豚表演。有个香港女生,她们家里有政界的背景,。她妈妈是议员,出门一定要化妆。后来她来北京还来过我们宿舍住了一天,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还有个美国女生她爷爷开唱片公司,别人送 demo(样本)来,很小年纪的她听到一个声音特别好听,就偷偷抄下地址来,然后自己买机票飞过去。还有香港的学生说她们会宣誓加入某栋宿舍楼,还有宿舍楼的歌,不能唱给别人听。这些我们在内地很难想象。总之每个人有不同活法,每个国家、学校都有自己的特色。


空之予:我在美国也遇到过许多“非主流”的人和事。比如系里有个比我晚一级的“师妹”,其实是位老太太,她已经是许多孩子的祖母,还因为对生物感兴趣来读博士。她对蘑菇类真菌懂得很多,科研也做得非常认真。或许“非主流”才是某种意义上的“主流”。


Klara: 嗯。那些参加夏令营的人也对中国的事情感兴趣,问我的大学怎么上,高中是什么样的。在回答的过程里,我自己梳理思路,透过别人的视角进一步了解自己。接触越多不同的文化,越能宽容别人的想法,变得中庸很多。其实很多老外挺喜欢中国文化,纽约中国城舞龙舞狮有各种肤色的人来看,中餐馆也从来不缺外国人,公司里春节会有老外说 Happy New Year。而且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学中文,我周围很多 ABC(American Born Chinese,在美出生的华人)都希望自己会中文,不单因为肤色和祖籍,还因为工作上会有更多的机会。小孩如果在国外出生一定要好好学中文。


空之予:是的,在英语环境里中国人讲中文是天然的加密,出去购物买车什么的自己人用汉语商量能保护隐私。很多老外还羡慕中国人的数学。大部分老外简单的加减乘除都要按计算器,有的按半天还算错。


Klara: 所以辩证地看,中国的教育也有自己的优点。培养双语人才是一方面,数学是另一方面。“乘法口诀表”多牛啊。以后我的孩子如果在美国出生一定要学中国的数学。


求职之路


空之予:回归正题,你的第一份实习是在哪里做什么?


Klara:国内是在招商银行的贷款部门,家里面帮忙找的,每天去看看银行的人是怎么做贷款。其实第一份实习不用太挑,你只要有一个实习就可以了。很多时候它只是第二份实习的敲门砖,到面试的时候简历上有东西可以讲。最可怕的是简历交上去面试官不知道问你什么问题。


空之予:在美国的第一份实习呢?


Klara:在学校内部的招聘网上找的,华尔街的一个小公司。它就是利用在校学生可以免费访问学校订阅的资源库,帮他们收集资料。我一个星期工作一两天,虽然没有工资,但是有这个经历放在简历上会好看一点。两边都是各取所需嘛。


空之予:是什么时候?


Klara:刚来美国的时候,一边上学一边做。


空之予:那你在美国的第二份实习就是第一年暑假在现在这家国际银行纽约分行做的了?


Klara:是。


空之予:那这份实习你是怎么找到的?


Klara:通过校园招聘,它的范围比较集中,比在网上投简历容易一点。网上投简历很容易石沉大海。当然中高层的职位大多数公司是通过 headhunter (猎头公司) 来找的,所以很多人后来换工作都是靠猎头或者熟人推荐的。


空之予:对于正在找或者将要找第一份工作的人你有什么建议呢?


Klara:我觉得找工作提前一两年就要开始准备了,越早准备越好。而且要用心,根据不同公司不同职位的要求有侧重地修改简历。然后就是 networking (人际交往),如果认识内部的人能帮你杀进面试这一关就是帮了天大的忙了,比自己投简历效果好太多。而且内部的人也能帮你看一看简历是否符合这个公司的需要。


空之予:面试的时侯呢?


Klara:要表现出对对方公司感兴趣。其实很多时侯招聘其实就是招以后一起工作的同事,至少要让人家不讨厌你。


在跨国银行工作


空之予:你在这家银行待了好几年了,做得开心吗?


Klara:还行,其实和公司文化有关吧。前两年我也在想要不要换工作,但是今年我们公司来的新来的 HR 主管 (Human Resources,人力资源主管) 经常组织各种活动,帮助你认识新的人。就让大家有盼头,自己也比较有动力,觉得能够 commit (承诺)给这个公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空之予:你每天工作几个小时?朝九晚五?


Klara:差不多,大概早上9点到下午6点。


空之予:年假多吗?


Klara:一年30天。可能因为是欧洲的银行,工作起来比美国的放松一些,假日多一点。


空之予:那你具体是做什么的呢?


Klara:Anti-fraud (反欺诈)。最近这几年银行业出了很多监守自盗的事情,所以两年以前我们公司新建了这样一个反欺诈的小组。我一开始是在别的部门,转到这个组是因为它比较小,向上汇报的级数比较少,比较容易和在欧洲的总部沟通。来了以后遇到一些没有想到的事,也算是现实一步一步把我推到这个位置上。这个工作技术上的要求没有学校那么高,就像我们都是对数字敏感的人,编程、统计、处理数据什么的我都没有问题。但是这个工作对我最大的挑战是它要求我和很多人聊天,包括 front office(前台接受客户和交易),back office (后台从事后勤、管理、人事),以及 middle office (中间从事分析、管理、调控)的人。


空之予:聊什么?


Klara:就是看他们每天的工作是什么,衔接的环节有没有不够高效的地方, 工作流程中有没有漏洞,有没有可能被人钻空子。比如 trader (股票交易员)可能在下订单的过程中做点手脚,隐藏或者虚构一部分交易活动。这样就大大提高了交易操作的风险,在市场走势好的时候可以赚更多的钱,但市场走势一跌也会亏更多,因为没有相对应的交易去缓冲。


空之予:明白了,就像散户炒股也有类似的控制风险的操作。那多赚的钱归交易员自己了?


Klara:归公司,但交易员的年终奖金是和Ta帮公司赚的钱挂钩的,这样钻空子可以间接提高交易员自己的奖金。而且交易员往往是自负的,都希望自己是能帮公司赚大钱的人,也常常相信自己对市场的判断不会错。所以风险是公司的——多赚了钱皆大欢喜,多亏了钱公司利益受损,交易员却不用自己掏腰包。


空之予:名、利二字还真不容易看得破。那公司亏钱交易员会被辞退吗?


Klara:有可能。公司垮了交易员也就丢了当前的工作。但这风险比起交易员可能得到的收益来说太小了,两边不对称。


空之予:所以会有人试着以身犯险。


Klara:又比如有的人在公司内部调动了工作,前一个岗位给的系统权限就需要被及时切断,,否则调动工作的员工就有可能利用这个权限谋取一点私利。我们反欺诈小组的工作就是去发现和提前预防类似的事情。这个工作逼我每天和陌生人打交道,开始的几个月我很不习惯,后来通过老板的指导以及和朋友们聊天逐渐适应了。说白了就是要脸皮厚一点,多打电话,多见面,不要只写 email 。


空之予:这工作像保安?还是教务主任?专抓作弊分子。


Klara:差不多吧。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空之予:看你现在的日子顺风顺水,回想以前有没有什么遗憾呢?


Klara:我高中特别特别喜欢物理,觉得物理是让我非常开心的,可以调动一切脑筋去思考的事情。但是上大学选专业的时候听别人的劝说终究选择了生物。很遗憾没有听从自己的心愿。


空之予:许多人都有相似的遗憾。当初选专业因为虚荣和盲从,违背了自己的心愿,然后彷徨郁闷很多年。


Klara:如果在美国就不一样,许多大学都有 campus visit (校园参观),高中生可以到大学校园里去交流和参观,提前了解各个学科的人的生活。不过像我当时也没有想过要去和上大学的师哥师姐交流,所以做决定的时候信息比较缺失。


空之予:现在网络非常普及了,希望将来的中学生能比我们看得更远一点。


Klara:如果我当年看到你现在写的采访稿就好了。


空之予:嘿嘿,要不你看完我写的文字再穿越回去?还是我穿越回去提前找机会采访类似的人?如果我十年、十五年前问得出这些问题,听得到这些答案,很多事情也会不一样。所以我真心感谢你们百忙之中抽时间接受我的采访,也希望我的文章能够对看到它的大中学生、家长们有所帮助。


Klara:哈哈。其实在美国求职也类似,他们换工作之前会先找一个正在做自己想做的职业的人,去 shadow (尾随)这个人一天,非常直观地了解Ta是怎么工作的,然后再问自己喜不喜欢这样的生活。


空之予:确实 shadowing 在美国比在国内容易实现一点。


Klara:我们公司内部也有类似的 shadow 活动,晚会抽奖抽中的人可以选择跟随观察一个自己感兴趣的部门里的人工作一整天。其实这是个非常好的机会,可以拓宽一个人的职业视野。


空之予:也很有意思,能调动人的积极性。


Klara:晚会还有抽中奖的人可以任意选和一个高层的人吃一顿午饭,挺逗的。而且在我们公司,你做这个工作,但如果你对其他的工作也感兴趣,是很受欢迎的事情。如果有这种想法,可以和老板讲,Ta以后听到有类似的调动机会的时候才想得起你。在这里很强调和上级沟通自己未来的计划。


空之予:可能美国人的思维方式比较直接,人与人之间也相对容易坦诚交流。


Klara:很多人抱怨没有机会和高层沟通、没有机会认识新人,但是遇到 networking event (社交联谊活动)、 cocktail event (鸡尾酒聚会)又不去。


空之予:所以机会常有,只是看你想不想得起来,愿不愿意去做。


Klara:我们公司一个 Managing Director (董事总经理)还教了我一个不冒昧地和高层打交道的办法。在 coffee break(喝咖啡休息时间)、 lunch break(午餐休息时间)、电梯里等等,普通员工总有机会碰到比较高层的人。一开始你就和Ta打个招呼,聊聊天气什么的。等混个脸熟以后再遇到,看Ta心情好就可以问你有没有五分钟和我聊聊工作上的事,一般都会答应的。其实这些人没有想象中那么冷漠,很多高层的人一步步爬上来,当初可能也做了很多你现在在做的事情。而且很多高层的人也愿意公司里多有几个可以聊天的人,也希望显得平易近人,这样对他们继续往上升可能也有帮助。


空之予:循序渐进地混脸熟。这招想谈恋爱的人说不定也用得上。


Klara:呃。我还听说过一个李开复相关的故事。李开复当时在美国当高管的时侯,给手下员工群发了一个问卷调查,很多人都没怎么当回事。但是就有一个人专门给李开复回了一封邮件,讲了自己的各种见解。后来李开复回国创业的时侯就把那个员工带回来并且重用了。


空之予:确实是很有心。


Klara:还有个找工作的例子。我有个朋友特别喜欢一家公司的某个职位,可惜当时面试都没有拿到,但是Ta的朋友有面试。Ta打听好了面试的时间地点,当天直接找了去,抓住别人面试的时间空档直接找面试官介绍自己。面试官看这个人这么有诚意,就在当天原定的面试结束以后用五分钟面试了Ta,最后Ta就被录取了。


空之予:嗯嗯,这些招数不一定有效,但至少精神和思路值得学习。


Klara:还有个我朋友尝试创业的例子。其实每个人心里面都有一个创业的梦想。Ta本来是做金融业的,上世纪90年代技术泡沫的时候去一个新公司参与创业,经历了一年半,很遗憾没能成功,后来Ta又回到了金融业。Ta说那段经历真的很重要,通过亲自实践明白了自己不适合创业,之后才能踏踏实实地在大公司里给人家打工。


空之予:嗯,有梦想不试一下真的一辈子都不会甘心。


Klara:是的。我这个朋友后来就安心在大公司做金融了,一步步的尽力能做到哪里做到哪里。其实有一个目标,努力去尝试了,无论是否成功,无论是否继续尝试,都不是浪费。换而言之,一个人没有尝试过的事情,也没有立场去评判别人的选择。


空之予:谢谢你的这些例子。只要愿意,每个人都可以做自己的自由女神。或者自由男神。


结语


空之予:如果人生重头来,你大学会选择去学物理么?


Klara:会。而且说不定就真的就学成了。我们大学时候不是有高等物理课么?这门课我学得很开心,论文也很用心写,而且教物理的教授也非常欣赏我的论文。无论写文章还是交朋友,用心去做和敷衍做,别人是看得出来的。


空之予:长远看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Klara:我在想是一直留在工业界还是转向学术界。如果留在工业界就去读 MBA,这是个很好的途径可以认识更多的人,了解他们的想法,并且给自己重新选择的起点,以后就一直待在工业界了。其实读MBA主要就是去认识人和了解他们的想法,不是为了学什么东西。很多人读了MBA之后就转行了,就是利用这个机会重新选择一次职业。当然如果我想清楚了要进军学术界,就去读 PhD,以后就在学术圈里教书育人。 所以我下一步就是想和比自己有经验的人聊一聊吧,想想自己究竟更适合做什么。


空之予:还是运筹学的 Ph.D.么?


Klara:是的。主要我很喜欢不断学习的过程,校园里面学习曲线特别好。很多人工作以后不满甚至离职就是因为工作以后没东西可学了,每天都做同样的事情太无聊了。


空之予:你现在的签证是 H1-B 工作签证吧,公司支持绿卡的申请吗?


Klara: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公司一般不太主动帮忙办绿卡,除非是等到工作签证快到期了,或者升到主管位置以后。工业界就是这样。


空之予:好的,谢谢你。祝你无论怎么走都继续精彩。


阅读原文看寄托周报の2014访谈专刊


发现考试出国夫斯基们最真实的一面。

尽在寄托:gternet

阅读原文可下载14年访谈汇总PDF(^o^)/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通化追剧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