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追剧联盟

《恋爱先生》出品人贾轶群:我做电视剧从来没考虑过成本问题

麻辣鱼 2022-08-01 09:52:47

继由孙红雷、江疏影主演的《好先生》之后,陕文投旗下艺达影视打造的“先生系列电视剧《恋爱先生》又已来袭,成为2018开年大戏。



从去年4月份《恋爱先生》开机,就一直有观众表示“坐等开播”,这或与该剧延续了第一部的强大幕后班底和高品质制作水准不无关系。新加盟的导演姚晓峰,亦曾凭借都市家庭剧《虎妈猫爸》问鼎过第19届华鼎奖百强电视剧最佳导演。


“能够码到这样台前幕后的金牌阵容,是一个非常美妙的开始。”开机仪式现场,该剧出品人贾轶群就曾表示,有信心将《恋爱先生》打造成2018年一部高颜值、高制作、高品质的口碑热剧,创造国产都市情感剧的新经典。



如今看来,这事儿,好像真的要成了。1月5日,在《恋爱先生》开播盛典现场,素以眼光毒辣、精准著称,亦被称作“最真诚的制作人”的贾轶群接受了麻辣鱼专访。


谈及拍摄《恋爱先生》的初衷,贾轶群表示,就是希望世界上有这么一个人,总能帮助他人寻找到心目中的理想伴侣。而对时下都市生活有着敏锐嗅觉,且能洞察都市年轻人情感诉求的她,也在努力为观众呈现“自己看到和观众想看到的好故事”,并希望“观众能从剧中看到那个似曾相识的自己”。


贾轶群


靳东江疏影组最佳CP


在延续好先生都市情感题材的前提下,恋爱先生主题更为集中,主要围绕现代都市人遇到的恋爱问题展开展现都市男女真挚而简单的爱情观


剧中,成熟稳重的“老干部”靳东,颠覆昔日人设,挑战雅痞绅士。他扮演的“恋爱先生”程皓是一位牙医,自己从未谈过恋爱,却在频频帮他人出谋划策去追爱。而往日优雅女神范的江疏影,饰演的罗玥则是一位伶牙俐齿的独立女性,也是一把情场好手。两位高手“过招”,上演了不少啼笑皆非、阴差阳错的冤家情缘。



“跟我以往的角色相比而言,他更接地气一些。”靳东在评价程皓这一角色时表示:“是牙医界和情感界两项都‘主攻’的高手,在生活里不少见,但在影视剧里不多见,其实就是个斜杆青年,就是在你的工作时间还有精力去做其他事情。”


在剧本创作之初,贾轶群就已经认定了程皓就是靳东,因为他的魅力和气质真的“不一样”。尤其是他早年在《闯关东》中所演的那个遗孤身上,所表现出的忧郁和孤独,给贾轶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相信,这个人一定能把程皓内心孤独和封闭的那种两面性演出来,这也是我说服他打动他的地方。”



《恋爱先生》的制片人张为为初见靳东,也大呼意外:“他哪是《伪装者》里的大哥啊,完全是活脱脱的程皓。”但是,他还希望“在程皓的角色里面,能够展现靳东的另外一面,可以带给观众一种诙谐和幽默,就是那种有点小逗比的样子。”


作为“先生系列”故事的幕后开发者和创作者,也是《恋爱先生》的剧本总监兼联合制片人李潇则希望,从他“老干部”形象中发现一些木讷,来找到那种“呆萌”、“蠢萌”的感觉。


除了两位领衔主演,《恋爱先生》还集结了李乃文、李宗翰、辛芷蕾、田雨、宋妍霏等年轻实力演员和倪大红等一众老戏骨,组成了老中青相结合的一套演员班底。

▲张为为


“会演戏,适合,专业”,是贾轶群选择演员的首要标准;其次,要根据演员阵容统一表演风格,她认为“这是一种化学反应”。比如,“靳东和江江的这次组合,是所有的CP组合里我最满意的,原来大家可能没有想到靳东这样的老干部和江江这样的都市御姐会产生这种化学反应,但是我看了他们第一天的戏,就觉得他们俩无论人设、气质还是性格上,都非常有CP感,我相信观众看完一定也会觉得非常有带入感。”


在张为为看来,都市情感剧对演员的标准其实蛮高,这不像有些古装戏和年代剧那么程式化,而是需要演员松弛,同时还需要有巨大的个人魅力。“在这个戏里,我觉得这些演员都达到了这个目标,都很松弛。”


“先生系列”不乏反套路

 

相比如今流行的古装戏、大女主剧集,以《好先生》、《恋爱先生》为代表的现代都市“先生系列”,便显得有些不拘一格。


“从《好先生》开始到现在,已经有4年的时间了,但‘先生系列’是早已经有计划的,会一直拍下去。”贾轶群对麻辣鱼说:“我们将刻画不同的先生,通过不同的人设、不同的职业、不同的故事,来反映男性的成长。”



从战争剧《人间正道》,到历史情感剧《叶落长安》,再到如今的“先生系列”,贾轶群对做电视剧的认知一直在升华,无论做什么剧,其意义就是“让现实的观众有一种情感的勾连和思考。”


但她同时表示,做现实主义题材的剧压力其实挺大的,因为话题性稍纵即逝,而且少有延续性。更大的挑战在于,“我们所有剧都是原创剧,每一部作品都是全新的创作过程,所以很多人都觉得无法Copy,因为这都是真实的生活体验。”


在比较热衷做现实题材剧的张为为看来,现实主义的戏很容易找到社会的痛点,尤其是“年龄到了一定阶段,你会希望有些东西能把住社会的脉搏”。


他说,自己此前制作的《亲爱的男闺蜜》、《嘿,老头!》等等,每一个戏都暗合了自己的某个人生阶段,反映了那个时候的表达诉求。“我们也希望戏里的男女主人公要有起伏,是有变化和成长的,而且这种成长的痛感能给观众带来一种巨大的感同身受,我认为这比单纯让大家一乐或者一哭更有意义。”


“不同于以往戏剧性比较强的现代剧,《恋爱先生》更想回归到人物的情感本身。”追求“嚼情”的李潇,在“构架人物故事时,都是从身边的好朋友那里去找素材”,并且要“调动很多的情感经历和真气去编制情节”,“情感的东西需要咀嚼,掰开了揉碎了一点点去品味。”


▲李潇


“我们不是一个纯做青偶的团队,这部戏里的每个人物都是有根的,观众会找到自己想看的东西。”张为为向麻辣鱼举例说,倪大红和靳东在剧中饰演一对父子,“那个父亲就是北京胡同的父亲,两个人一起吃炸酱面的场景,我认为这个就是接地气。这种见微知著的父子情深,会让每一个观众找到自己的情感依托。”


尽管这部以“爱”为内核的《恋爱先生》,也囊括了网红、海归派、科技新贵、网络暴力等时下都市生活的热点,但相比《好先生》的厚重,该剧仍然显得比较轻松。对此,张为为表示,诙谐幽默的《恋爱先生》也有很多年轻、时尚的元素,一些轻喜剧桥段会对这部剧起到调剂的作用,让大家在工作之余享受轻松和愉悦。


“除了撕开生活的真相,生活疲惫的人们,也需要一些抚慰剂,它们像巧克力,像糖。这部戏的有一些东西就会起到一些蜜糖的效果。”坚持不剧透的李潇,还是忍不住卖了个关子:“我们在戏里埋了很多梗,包括人物设置和剧情编制上,不知道观众到时候能不能看出来。”



讲观众想看到的好故事


回想《好先生》开播首日,浙江和江苏卫视收视率双双破1,双台最高日超过3.5;播出期间还占据百度风云榜电视剧榜第一,总搜索量超过第二名到第八名搜索总量之和。截止目前,《好先生》网络播放量已超144亿。


尽管前有佳作背书,亦有业内人士赞其是2018年电视剧的“爆款预定”,但《恋爱先生》的主创们却很冷静,也很淡然。



张为为说:“《好先生》从播出完的那天就已经结束了,那个事情想都不要想。”


而对于“剧二代”普遍不理想的“魔咒”,贾轶群坚称一点也不担心,“因为我知道这些剧出来都会很好的。”尽管关于爱情的话题已经被讨论了很多次,“可是我们的新意在于,尝试从科学、理论的角度去深入分析两性关系,从而找到最合适的伴侣,并非单纯地讲情感。


“我们会把一个非常专业性、数据性的东西,通过情景再现的方式,把它全部演出来。”贾轶群进一步介绍说,《恋爱先生》选择了四段不同的人设案例,对现实中的追爱模式进行了真实还原,“我相信观众看完了一定会引起巨大的讨论。”


《恋爱先生》的故事发生在中国、美国、比利时,涉及“三国三地”。为追求最佳视觉效果,剧组还远赴比利时实地取景拍摄,倾力打造高颜值、高制作、高品质的口碑热剧。对此,贾轶群表示,自己以前在比利时工作、生活了多年,对浪漫之城安特卫普了解很多,而且安特卫普的特产巧克力、啤酒、钻石,正好代表爱情的甜蜜、苦涩和忠贞不渝,这都与《恋爱先生》的主题高度契合。



至于拍摄的成本,对做财务出身的贾轶群而言,似乎并不那么重要。“我做戏从来没有考虑过成本的问题好的作品一定是要靠钱去堆的,不花钱是绝对不行的,但是光有钱也不行,一定还要有专业性和头脑。”


“现在的观众是很聪明的,只要是好剧总有人会买单,关键是你能不能给他们想要的东西。”为了让观众买单,贾轶群杜绝做跟风剧,同时在情感上去迎合观众,更在情感的深度上去引导观众,引领他们去做深层次的思考。


对于人人艳羡的爆款,张为为表示,从心态上,千万不要这么去想。“首先,它会在无形之中给自己添加巨大的压力;其次目的性太强,结果必然不会太好。我认为,做好剧最重要的还是剧本,需要花时间去打磨,然后从演员到制作班底,一点一点把它塑造出来,千万不能为了快而快。”


但是,“现在想要真正的创作其实很难了。”在感慨市场极速变化的同时,李潇表示初心一直不曾丢,“自己所能做的就是把外界声音屏蔽掉,埋头写,好好写。”在她的畅想中,最好是能将“先生系列”打造成“中国先生谱”。



Copyright © 通化追剧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