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追剧联盟

【微听书】为晋王杨素力劝独孤& 历史长篇《隋炀帝》(93)@王占君作品 亮子播讲~结尾有彩蛋

辽宁乡村广播 2022-06-21 15:54:41




   

点击下方即可收听






《隋炀帝》连载(九十三)       


   

第三十章 策反东突厥

杨广听了不觉点头。 

  宇文化及颇不服气:“故弄玄虚,请妖打鬼,弄不好反受妖害。” 

  杨玄感反诘:“这叫以毒攻毒,既削弱了突厥军力,又除去契丹之患,而我大隋无一丝损失,实乃一石三鸟,一举三得。” 

  “朕以为可行。”杨广表态了,“着杨玄感带圣旨星夜前往,务求全胜,定有封赏。” 

  杨玄感躬身应诺:“臣定当不负圣望。” 

  李渊发现,杨玄感目光中流露出几丝奸狡,心中暗犯核计,难道杨玄感另有所图? 

  宇文化及对此甚为不满,未免话中带刺:“杨大人,但愿你马到成功,千万莫要在下带兵救援。” 

  “宇文将军,非是杨某夸口,令尊号称赛张良,只怕也想不出这借刀杀人的妙计。”杨玄感说话掷地有声,“此一去我杨某人定能惊天动地,建盖世奇功。” 

  塞外的旱风,扬起迷蒙的黄沙,像无形的魔口,吸干了地上的所有水分,干热令人昏昏然。启民可汗的宝帐,如同被蒸熟的大馒头,在骄阳下腾起袅袅水汽,使人恍如置身海市蜃楼。后帐的凉床上,袒着便便大腹的启民可汗,仍然难耐这酷热的煎熬。四名妖娆妩媚衣着半裸的突厥少女,不时向他肥胖的躯体上喷洒冷水。那樱红檀口中喷出的丝丝水流、点点水星,些许缓解了启民可汗的热意。 

  说起来,启民可汗也是一国之主,而且属下臣民也有百万之众。隋代,突厥分东西两部。西突厥游牧于甘肃、新疆一带,###厥则活动于陕北、内蒙古地区。###厥与隋疆土相连,和内地联系紧密。每逢上元、端午、重阳佳节,或皇帝寿辰、娘娘千秋等重大喜庆活动,启民可汗都要派人入朝贡贺,杨坚、杨广也都馈以丰厚回赠。因###厥与隋的关系甚好,故启民可汗将宝帐驻扎于陕北榆林,以便于同隋的交往和贸易。 

  四个突厥大汉从不同方向,为启民可汗打扇。那风依然是热的,启民感到胸中像烧着一锅开水,燥热使他难以平静。侍立在床前的左院大王忽山看得清楚,心里明白,知道启民是为西突厥处罗可汗派来使臣之事烦心。 

  忽山感到应该开口了:“大汗,西使已到一日,再不相见,似有怠慢之嫌。” 

  “处罗与我一向不和,三年前‘飞马会’我二人不欢而散,他派来使者怕是不怀好意。” 

  “好意歹意,大汗总要一见,相机行事便了。”忽山劝谏。 

  “好吧,召见。”启民在凉床上坐正。 

  不一时,西突厥使臣来到,叩拜已毕,启民发问:“贵使不远万里前来,不会只为走亲戚吧?” 

  “我家汗主渴思大汗,常在梦中相会,为表兄弟情谊,特派在下送来汗血马五百匹。愿大汗驰骋东方,横扫天下。” 

  “多谢了!”启民看似肥头大耳,貌似愚钝,其实内心精明得很,他深知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的道理,“但不知你家大汗意欲何为?” 

  使臣本想婉转表述处罗的用意,如今启民单刀直入发问,也就不得不直说了:“大汗,想我突厥原居河套之地,为汉人武力摧残,而移居东西僻壤。辱族之恨,我家大汗刻骨铭心,旦夕未忘。而今我东西两支皆兵强马壮,正可东西夹击,吃掉隋土,击败杨广,则三百年世仇可报,中原肥土沃野可任我等纵横,不知大汗以为然否?” 

  启民心中冷笑,暗说,我就料定处罗不会有好事,原来是拉我反隋,若上他的贼船,那是非船毁人亡不可。启民微带笑意:“贵使之言,甚合吾意,灭隋复仇亦我所愿也。惟眼下我处战马尚且不壮,粮草尚且不足,弓弩尚需添制,故而需暂缓一时,待我处准备停当,再同时发兵反隋。” 

  使臣明白这是启民在用缓兵计,深入下去说:“大汗,隋兵吞下南陈后,野心愈发膨胀,又已吞并小国二十余。下一步就要犯我突厥,汉人谓先下手为强,若不先发制人,日后必受其害,那时将悔之晚矣。” 

  “使臣之言甚为有理,我当抓紧准备,力争早日出兵。”启民表面敷衍,实则是无限期拖延。 

  “父汗之言不妥。”启民长子始毕在帐后已偷听多时,忍不住闯上帐来。 

  “放肆!”启民甚是不悦,“客人面前,如此无礼,成何体统!” 

  “父汗,请恕儿臣失礼。”始毕干政的欲望极其强烈,“但儿臣不能不说,使臣所论甚为有理,为我突厥生存,理当主动出击。” 

  “你小小年纪懂得什么!本汗又何尝说过不出兵,只是暂缓而已。” 

  “明眼人谁看不出,父汗此乃搪塞推托之遁词。” 

  使臣自然高兴,始毕说出了他想说而又不敢说的话。 

  启民却是气得脸色发青:“畜牲,在此胡言乱语,分明缺少家教。来呀,叉出帐去!” 

  始毕脸上无光,但也免不了被武士推走。 

  使臣不甘使命落空:“大汗,王子之言未必无道理……” 

  启民打断他的话:“贵使,万里奔波多受旅途颠簸之苦,且请去休息。” 

  忽山当然理解主人的心思,对使臣伸手礼让:“请。” 

  使臣不好再说,只得退出。 

  启民长长松口气:“真是烦死人了。”这一阵应酬,他已又是汗流浃背。 

  执事入内,在忽山耳边悄声说着什么。 

  bookbao8.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下载网 


第三十章 策反东突厥

启民顿时生疑:“有何见不得人之事,却要咬耳朵嘀咕。” 

  “大汗息怒,”忽山回奏,“执事见大汗过于操劳,不忍再行打扰,方向为臣报告。” 

  “怎么,有大事瞒着本汗?” 

  “隋国特使、礼部尚书杨玄感已到榆林。”忽山说,“大汗刚刚接待过西使,业已劳累,且由为臣陪杨玄感去驿舍安歇,为臣再设法探听一下他此行目的,然后再作区处。” 

  “不可,”启民立时打起精神,“天朝大国派来特使,且为隋国朝廷显贵,岂可怠慢,快快有请。” 

  “可是,大汗的身体……”忽山在犹豫。 

  “不妨事,”启民已有几分不耐烦,“你身为重臣,应当明白,隋国开罪不得,对杨玄感要给予最高礼遇。” 

  忽山领旨,恭恭敬敬把杨玄感迎入宝帐,启民已下座立候。让座,献茶已毕,启民首先寒暄:“杨大人,万岁圣体可好,大隋一定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吧!” 

  “借大汗吉言,我朝一切均好。”杨玄感胸怀异志,他在察颜观色,“万岁吗,更是精力旺盛,近日正率嫔妃百官乘船下扬州。” 

  “好,好,万岁不顾暑热和舟楫之苦,南下体恤民情,实明君也。”启民极尽溢美之词。 

  “万岁倒是玩得高兴,不想乐极生悲。”杨玄感顿下不说了。 

  启民摸不透他的用意:“莫非有何意外不成?” 

  “契丹十万精兵,突袭我营州,五千将士阵亡,营州失守。” 

  “有这等事?”启民心中核计,杨玄感此行难道就为这事? 

  “启民可汗接旨。”杨玄感说着立起身来,取出黄绫圣旨,当殿居中站定。 

  启民离座,跪倒聆听。 

  “奉天承运,皇帝昭曰:契丹犯境,寇我营州,钦派礼部尚书杨玄感至启民可汗帐,调兵数万,收复失地……” 

  启民听罢,叩拜接过圣旨。二人重新落座,杨玄感试探发问:“大汗能否出兵?” 

  “杨大人取笑了,圣上有旨,焉有不遵之理,定当照办。” 

  “但不知发兵几多?何时出兵?” 

  “请杨大人歇息一日,容我稍做安排。” 

  “大汗可从容布署。”杨玄感毫无急切催促之意。 

  忽山把杨玄感送至驿馆安顿好之后,急急返回宝帐,疑虑地问:“大汗果真充意出兵?” 

  “这是哪里话来,我###厥既为大隋属国,即当听从圣命,出兵岂有疑义。” 

  “父汗,不能出兵!”偷听的始毕又闯入帐内。 

  “你,方受训斥,当思悔过,又来多嘴,着实可气。”启民强忍怒火。 

  “父汗,请容儿臣一言。”始毕不顾一切说下去,“杨玄感不带一兵一卒,却让我方出兵为他隋国攻城掠地,这居心何等险恶?父汗不能不加三思。” 

  忽山与始毕有同感:“大汗,王子所说有理。契丹骁勇,一旦出兵,难免我们两败俱伤,只有隋国渔翁得利。” 

  启民听了不觉默然。 

  忽山见状再次进言:“大汗,今晚何不让王子去探个虚实,然后再做定夺不迟。” 

  启民想了想:“也好。” 

  塞外的暑夜,相对来说较为凉爽。杨玄感在驿舍庭院中漫步,仰望星空,不觉想起了父亲之死。俗话说伴君如伴虎,父亲为杨广立下齐天的功劳,竟然未能幸免一死。难道自己日后也要步父亲的后尘吗?不能再重蹈覆辙了。要采取行动,倘能取得突厥的支持,则谋反大业必成。杨玄感此番谋这个差事,就是有此意图。如今经过深思,他决定做进一步的试探。 

  始毕悄无声息地走来:“杨大人好雅兴,莫非在赏月乎?” 

  “原来是王子驾到,”杨玄感回礼,“室内闷热,庭院正可乘凉。” 

  二人落坐石凳,始毕将随身带来的锦盒置于石几之上:“杨大人,家父差我送来北珠一槲,生金百两,以为见面之礼,还望笑纳。





小编提示:由于演播需要,播讲人对原作做了修改,请勿与文字对照收听。


德国帅小伙用一辆自行车游遍中国各个角落,竟比中国人还了解中国










Copyright © 通化追剧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