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追剧联盟

一个雌雄同体的自我,正以其独立的姿态理解爱与被爱——诗18首(2018年1-3月)

思享时光 2021-09-12 09:04:19

一. 城市与鱼

日复一日的生活里

有一种日复一日的绝望

很难想象

为了对生充满兴趣

 

有些人需要对自己撒多少次的谎

 

需要多少次的谎

才会怂恿自己相信

神留有只言片语

未来已见有微光?

 

生来就有一种疲惫之感

 

我本能地在这座城市里游走着

像鱼在游泳

在人群搅起的漩涡里

在时代蛮横的浪潮里

附庸于一只巨大的手掌

 

今天

当我再次对这浪潮的操纵力量

与日复一日的麻木无比厌恶时

像吸毒一样

对自己撒谎:

野生的孩子还残留着未被驯化的力量

 

二.

舔着毛发,自顾自晒太阳的土猫

漆黑小巷中

昏暗路灯下

游走于墙头

淋雨的黑猫

躺在少女怀中,对她的抚摸不闻不问的白猫

一只安静得

可有可无的猫

发情的春夜,像初生婴儿般为生命哭喊的猫

孤独感偶尔来得很猛烈的猫

人群里,一只自由来去的猫以一种异样的、违和的、不合群的安静

横穿马路和马路上的匆忙人流

横眉竖眼

是它天生的姿态

 

三. 假装跟大地性爱或大地的膏药

1 假装跟大地性爱

 

回村过年第一夜

突然想到野地里手淫一回

痛快地

把那团白色液体射入大地

 

忘了是哪里

那里的人会在春耕前举行

春祭

他们到土地里做爱

流入大地的体液

便成为族群对大地收获的祈愿

 

我想

照葫芦画瓢去干一回

既作为自己对这片土地的祝福

也因为我太久没和大地发生关系

我想跟它很有深度的发生点爱关系

 

2 土地的膏药

 

这是一件真事

几年前

在一条光滑的青石板路上

那种一块钱2个的白色虎牌膏药

一块一块

在玄青色的石板上漫漫贴了一路

 

我曾错以为

那是谁对这片因污染而伤痕累累的土地

进行的

病急乱投医式治疗

 

多方打探后,找到始作俑者

一个有精神问题

但又特别爱喝酒的醉汉

他告诉我,喝醉后

视线模糊

往玄青的石板上贴白色膏药

可以帮他在黑夜里认路

 

给大地贴膏药?

已经很神经

把它当做治疗又得有多傻?

可我的艺术家朋友

在北京宋庄的邓汉卿先生

就用画布和原料

粘补了许多东西

他用剪碎的画布修补过一个抽水马桶

一个破碎的窗口

也修补过一个面目全非的神仙坐像

 

他为这一系列作品取名为

《修复》

并把它们全部涂成了红色

红色

他说:

红色是中国人的文化图腾和精神皈依

具有一种极端神秘的宗教色彩

 

当然

红色在中国还具有强烈的政治色彩

 

他画过一张红色的中国地图

并取名为“中国梦”

我曾评论说

恐怖的中国梦魇——只有红色

 

他也曾把红色颜料灌进一个避孕套

把它装饰出一颗导弹的形态

取名为“这不是人类的精子”

我看后说

人类基因里本没有红色

更不应该表现为一颗导弹的形态

 

他也在用膏药

认路吧

 

3 沙漠

 

如果你也愿意想象

自己正身穿白色大褂

手持手术刀

站在山巅俯瞰一座城市

请把城市想象成群山间

一颗巨大的疥疮

并跟着我说

天呐

我们为什么非要把繁华建立在沙漠上

 

4 认真跟大地性爱

 

在那里

人推着人

人挤着人

黑衣服、红衣服、黄衣服、绿衣服

都是黑压压的一片

 

美丽的、带香味的、骄傲的、卑微的

都变为本能的动物

眯着眼

缴械投降了

 

在这里

跟大地做一次爱

不敲响那个五千年的大鼓

不挥舞那红色的旗帜

像一个生命认真地

制造生命

也别和极权交媾生产

畸形儿

只是认真地和大地做爱

想象一个雌雄同体的自我

正以其独立的姿态理解爱与被爱

 

四. 我的神

1 跟我的神对话

 

圣典可有可无

神的存在性可以商榷

但是,要相信奇迹的可能

跟神对话的宗教仪式必不可少

 

为什么有许多人

从不对自己说话?

 

2 关于原罪

上帝有创造人的欲望

我们也应该有创造自己的欲望

 

我们都想做出美好的选择

但也难以拒绝原罪

 

3 原罪是欲望美好时的副产品

原罪不是枷锁

欲望的原罪只是欲望美好时

产生的副产品

 

五. 年轻

夜深了

你还戴着一个头戴式耳机

耳机里播放着蔡健雅的《陌生人》

你挣扎着要长大的样子

真可爱

有时也很可笑

 

过几天就要离开广州了

你在黑暗中

仰视天花板

微笑着想要看到祂的样子

真勇敢

有时也很狂妄

 

又一年春天来了

28岁的你

已经有了沧桑的气色

你还是那个弱小但自以为是的你吗

你挣扎着

想要理解爱的你

真美丽

有时也很丑陋

 

你呀你

你是我所爱的年轻,你是我所担心的年轻

 

六.安慰剂文艺

那些拿着《在路上》

外出旅行的人

都或多或少地

在聊天的过程中展现过这样一些心态

挣扎着要解放自我

逃避熟悉的生活与矛盾

到陌生之地寻求解脱

享受放纵的快乐

企图认识自己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

我得到一个想法

山水画,古琴,禅诗

之中

那些标榜着自然的作品

创造了我们逃往自然的另一些窗口

 

自然 也在塑造一种弱小的

习惯了逃避生活

沉溺于安慰的自我

七. 五千年是多漫长的一条阴道

火车夜行

轰鸣的车厢颤抖着

穿梭在这片土地的暗夜

暗夜冷峻不含一丝情意

暗夜潮湿

混合着

男人的浊气

女人的梦呓

 

许多骸骨在这样的暗夜被埋进这片土地

许多孩子在这样的暗夜里

咳嗽着叫醒妈妈

 

奴隶在这片土地上流下了多少的血

君王就在这片土地留下了多少的谎言

用奴隶的骸骨垒起的王座

比金银王座更加

 

那五千年的文明

和无数的骸骨

堆起的就是这样一个骇人的王座

 

五千年

到底是多漫长的一条阴道

 

我们都没有躲过老子那个蛮横的诅咒

不成个人的精子

天地不仁

我们都是刍狗一样的祭品

 

万岁

万岁

万万岁

 

——2018227日。关于宪

 

 

八. 从自然人到社会人

即使住草窝

吃草虫

有生命的延续就有希望

这大概是多年前我

回村

在奶奶破败的老房子后

看到母鸡带小鸡时会有的想法

 

我现在的想法是

当人可以用鸡做比喻时

他只是一个自然人

或者是假装的自然人

 

我们

不是自然人

从一出生我们便是一个社会人

我们内心里有基本的社会需求

包括尊严和自我价值的实现

 

作为一个独立个人

我希望能有更多人一起清清楚楚地说出来

民主的权利

呐喊的自由

是现在

我们在中国渴求而尚未得到的,人之为人应该有的尊严

我们不是看天给命的自然人

 

. 老蔡

颠沛流离多少秋

到最后

一起喝酒的朋友几乎都在故乡。

在故乡

变成了一坛坛老酒

而我也从一盘小菜变成了老菜

 

十. 富桥足道·假装爱情

220

我:你是多少号

她:93

我:哦333333333。很晚了,别太累了

她:来做足浴,让我们使劲点的很多,叫我别太累的你还是头一个。

221

我:你是多少号?

她:93

我:哦,别太累了

她:呵呵!你说什么?

我:别太累了

她:呵呵!

我:别太用劲,我怕疼。

她:我知道了

222日有事离开福鼎

225日方归

226

我:93号?

她:嗯!93

我:别太累了!

228

我:你好!93号!

她:你怎么又来了?每天都这么清闲吗?

230

我:又见面了,93号。

她:你是老顾客吗?有点面熟呢!

我:呵呵!我以为你会记得“别太累了。

她:说别太累了的人很多呢。

她:还记得93号的其实没有几个。

--写于2018220日·福鼎富桥足道

 

十一. 偶尔的即感诗

 

我偶尔写口语诗

偶尔写抒情诗歌

我偶尔写意象诗歌

我并没有写过好诗

我真正想写的

其实是那种非常真实的即感诗

 

这一首偶尔的即感诗

灵感来自于富桥足道93

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女孩

或者说

一个假装过爱情的女孩

 

93

你并不是我梦里真正想见的人

我真正想梦见的那几个人

其实已经很少再出现在我的梦里

今晚,我是实实在在很想梦见你一回

因为是你在我醉后给了我假装的爱情

 

 

十二. 即感

独处的时候

我在黑暗里看到过安宁

 

在山野

时而会有被放逐的错觉

 

想起曾经

躺在你们怀里的那些日子

我想到的不是爱情

而是慰藉

或者相互舔舐伤口

 

我当然也在酒桌上享受过放纵的快乐

但仍还是不太确定

哪种感觉可以被称为自由

 

我想要的自由

带着荆棘

自由的小名是不是自设枷锁

它身上那件夹克的暗袋里是否偷偷装着幸福?

 

十三. 酒后即感

不想要假装深情

哪个人没有《花样年华》里

那个收藏秘密的树洞?

 

我一直在努力地打开自己

但我仍然

不能消除我和这个世界的距离感

 

或许

每个真实的自我都是令人畏惧的

即使摘下面具

还是很难打开那些收藏着秘密的树洞

写我的忏悔录

 

其实我也已经不想

对过去的

你们

恋恋不舍

 

十四  原则

卿说

九十九步是喜欢

最后一步留给尊严

 

那么

一百零一步

应该就是张爱玲所说的

是爱

让我低到了尘埃里

 

 

 

 

十五  月光

 

[爷爷]

下弦月

高挂在没有星星

黑夜

 

黑夜里

你的孙子

又在仰望月亮了

爷爷

月光如手轻柔地抚慰我

 

[奶奶]

看着你半身瘫痪

躺在床上

而我却无能为力

我便想

躲得远远的

 

爷爷去世的那年

我在他最后那段日子

陪着他

一直记得他在人间说的最后一句话

“不饿。”

 

他死时

我没有哭

第二年

第三年

当我站在爷爷的坟上

注视着坟头的杂草

石头缝隙里的地衣

与苔花时

我却忍不住哭了起来

有一次

我把这事告诉了你

 

而你责备我

“死都死了,还想他干什么?”

 

[妈妈]

 

彝人乐队的《妈妈》

曾是我唱K时的必点曲目

后来慢慢害怕了这首歌的深情

 

今天在KTV

陪唱《军中绿花》

唱到那句

“妈妈,你的孩儿已经长大”时

还是忍不住颤抖着

在想

为什么

在你的眼里

你的孩子永远没有长大

 

[爸爸]

小时候不理解你

是因为不懂你

 

现在不懂你

是因为

还没想清楚

为什么

分明是恨铁不成钢

你为何还要给予我

我想要的便利与自由

 

为什么是实实在在的存在感

和微弱的父辈意志

合力

成就了孩子更独立的自我

 

十六.我是我自己的信徒与囚徒

卿说,信仰方面也很重要

我听后说了一段醉话:

我既是先知

也是信徒

我就是我自己的宗教

卿说

像你这种人是要下地狱的

当你快死的时候

你才会知道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是

我说

那照你这么说

    耶稣现在是在地狱吗?

 

十七.在此之外

 

远方是被我用烂的一个词

可是

月亮在青山之外

青山在街区之外

街上的行人在窗门之外

 

有风从远处来

摇曳着这里的窗帘

 

月光

带着突然的陌生感向我袭来

我被一种恍如隔世的愣怔

击中

 

我在我这里沉沉睡了很久

在此之外

有青山和月亮

在我之外

是你们和星辰大海

 

他们的那些背影都被我藏在了黑夜的暗影里

 

 

十八. 顺其自然的怠惰是我缺乏意志力时体会到的地心引力

在三月的暖阳下

我淌成了一滩水

我想流向光的内部

流向我更深层的意志

我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

流向了大地

臣服于你

 


Copyright © 通化追剧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