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追剧联盟

2015 洛夫先生在扬州凤凰岛

庄晓明的文学世界 2022-08-02 16:30:36


    今年3月19日仙逝的诗坛泰斗洛夫先生,曾十度访游扬州,扬州是他最心仪的城市之一。他的最后一次访游扬州,是2015年。

20151031日,天气晴好,凉爽的空气中透着微微寒意,非常适合年届米寿(88岁)的洛夫先生出行。上午9时许,扬州诗友们进了泰安镇的青燕家的园子,洛老与师母已坐在园子北面契着“福”字的砖墙前,惬意地晒着太阳。

10月末的园子格外郁郁葱葱。我们一同陪着洛老夫妇围着墙前的石桌,品茶,吃果点 ,指点着园子。洛老的爱吃石榴,是友人间皆知的,几乎每天都离不了。我私下揣测洛老不衰的诗兴湍飞,思维敏捷,或与他的爱吃石榴有关,近年亦追随着吃了起来。园子的西南角,刚好有一棵石榴树,可惜过了果实的季节,于是,青燕邀请二老明年石榴收获时,再来扬州。高兴的师母不由说起温哥华雪楼前的石榴树,每到果实累累时,朋友们便争相前来品尝。然而,再甘甜的石榴,哪儿有进入洛老早年名篇《石榴树》中的更永恒呢:

 

假若把你的诺言刻在石榴树上

枝桠上悬垂着的就显得更沉重了

 

我仰卧在树下,星子仰卧在叶丛中

每一株树属于我,我在每一株树中

它们存在,爱便不会把我遗弃

 

哦!石榴已成熟,这动人的炸裂

每一颗都闪烁着光,闪烁着你的名字

 

天南海北地聊到11时,大家陪二老去附近的凤凰岛公园。凤凰岛生态旅游区位于扬州东北郊,由七河八岛组成,仅水域面积就达138平方公里,是正开发中的一处风景宝地。从青燕家到凤凰岛公园很近,几分钟就到了洛老腿脚不太便,下车后,大家小心地随扶着。行到公园门前,洛老停下脚步,公园大门北侧,矗立着一大片人工山石,颇有气势。山石的高处,刻着隋炀帝的名诗《春江花月夜》: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唐代扬州诗人张若虚孤篇盖全唐的《春江花月夜》,显然受到了这首诗的启发,尤其诗中的佳句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更是从隋诗的后两句传承而来。

洛老念了两遍诗尾的潮水带星来,点头称赞有味。进了公园大门,便感有湖风袭来,凉意顿生,师母忙招呼洛老戴好帽子,又从提包里掏出一条早备好的大围巾,细心地帮着洛老在脖子上护好。如今已88岁的洛老,依然身体健康,云游四海,是与师母数十年如一日的饮食起居照料分不开的。这两位早已逾了金婚的老人,已成为诗坛的传奇。当大家乘坐的四面敞开的观光车开到湖边时,凉风更大了,飒飒透衣,两位老人不禁相互依紧了一些。在师母的一再关照下,我也将西服领子竖起挡风,她对我单薄的身体一直不放心。尽管入秋已深,凤凰岛一带茂密的植物浮游着一层萧瑟之气,但尚未显凋零之势,深秋特有的斑斓,更使岛上的世界呈一种层林尽染之美,在一侧浩淼湖水的映衬下,使人如入诗画之境。

观光车在湖边的一家园林特色的饭店前停下,众人扶洛老下了车,洛老仍对湖上风光恋恋不已,古老精致的扬州,突然出现一片如此浩淼且野味的水域,实在令人惊叹。湖水由近处清冽的波光,铺引向茫茫天际,颇有杜甫诗句涵虚混太清的气象。众人告诉洛老,这就是扬州境内闻名的邵伯湖,水天相接处的那一边是高邮湖,高邮湖的那边是宝应湖。当把视线移向湖水东北方向的一隐约可见的蓊郁之处,那儿就是邵伯船闸,历史上曾有重要的位置。我对洛老说,您2004年第一次来扬州时,曾去过那儿。记得那一次,扬州文友们簇拥着洛老,从邵伯的方向向湖水走去,湖畔十月的芦花开的正盛,白茫茫的在风中招引,诗兴顿发的洛老不由脱口而出:我头上的芦花也开了。洛老一头如雪的白发,到那儿都是关注的亮点。扬州的一次聚会上,诗友们正称赞洛老的思维敏捷超年轻人时,洛老突然脱下头上的帽子:真相大望着洛老突然露出的一头白发,顿悟后的诗友们大笑不已。记忆力超群的洛老显然忆起了往事,脸上淡淡游过一丝十年一觉扬州梦的怅然,旷远,当时,他曾命名这片湖水为野西湖

午餐的时间到了。餐厅特意订在临湖的一间,透过宽敞的玻璃窗,茫茫湖水,与湖边的芦花,杂树,似乎就侍陪在一侧。午宴应师母的坚决要求,砍去了三分之一的菜,但仍排满了大餐桌的一圈。洛老的爱吃狮子头与他的爱吃石榴一样有名,到了扬州,必点此菜。去年,他应邀入驻泰州秋雪湖国际写作中心,我曾特意让我母亲做了一碗地道扬州特色的狮子头送去,赢得二老的点赞。但今天午宴的明星不是狮子头,而是来自邵伯湖水的虾与螃蟹,尤其是螃蟹,每只都是公的,膏似凝脂,肉质鲜美。吃的兴起的洛老,号召大家与螃蟹搏斗,自然是引得一片热烈响应。而餐桌上不是明星胜似明星的,是后上的一盘红烧扁豆,这是扬州普通家庭都可烧出的味道,却大受师母青睐,在她的率领下,扁豆被吃的一片不剩。陪伴洛老的十年间,我曾多次应邀去洛老家乡衡阳,及凤凰、深圳等地,参加当地举办的洛夫诗歌活动,结识了不少洛老的好友,午餐的聊天中,自然问及了他们的近况,并为香港的一位干女儿因情感、财富的双重失落,导致的至今失踪,唏嘘了一番。

午餐后,在休闲室品了一会儿茶,又登上观光车,沿湖边大道游览了一段,然后出了公园大门。因为青燕要准备第二天为二老送行,便由我驾车护二老回迎宾馆休息。此刻车上的载重实在无法计算,我把车开的慎之又慎,视线不敢有片刻疏忽,以至于师母夸我的车开的不错。她哪儿知道我开车从未像此刻这般紧张过。

 



Copyright © 通化追剧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