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追剧联盟

看似平淡的生活背后,隐藏着他的爱恨情仇

恋恋书阁 2022-06-20 14:30:18


     凄冷的黑夜,四周暗淡无光,唯有天空中的一轮明月悬挂在空中,这里地处高楼顶端黑压压的一片,月光倾泻下来,使得这里可以看清一些,这座高楼已经被废弃了,一般来说只要是正常人是不会到这里的。

    寒风呼啸,两名少年站在高台上,四目相对,相距几米。其他人都被两人下令撤离,警戒其他楼层,禁止有人闯入,这是一场公平的对决,不会有人打扰。

    那名较高的少年18左右,被叫作贝尔贝特,朋友们都叫他贝尔,少年身体坚实有力,阳光帅气,短平的头发刘海刚到额头,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初幼稚天真,,他变得成熟稳重做事深思熟虑,身穿褐色大衣长裤,衣服纽扣两边是均为白色条纹,衣服背后上印刻着一道白色符号好似图腾一般,肩膀衣领上是特别制作的白银色的尖锥金属饰物,不难发现其衣着打扮不简单,都是专业人士精心设计制造,有一种庄严威慑感,让别人在心里上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少年眼神坚定,但却艰难的笑着,仿佛很难受,他戴着褐色的手套唯独露出了手指,紧握着双手。

   “一定要这么做吗?祁莲。贝尔没想到曾经的伙伴会变成如今的敌人。

   “面对现实吧,另一名少年声音有些难受,但依旧坚持道:已经别无选择了。声音有些黯然,令人心疼。

  名为祁莲的少年与之对立,比对方矮了半个头,面庞白白净净,没有一丝痕迹,好像保养的非常好,秀气逼人,看起来文文弱弱,但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有种阴森诡异的气息,魅力十足,留着银色的长发,身着白色西装礼服,黑色纽扣,袖口是鍍了金边的红色,与阴冷的黑夜格格不入,脖子上系着深红色领结,显得异常有礼貌,左肩上点缀着银色的链条,右肩膀上纹着黑色红边华丽的蝙蝠,象征着自己的与之不同的身份,他所处的环境有一股神秘的黑色雾气所笼罩。

   “一定还有什么其他的办法的……”贝尔想要再说点什么却被祁莲打断了。

   “贝尔你还是那么天真,这会要了你的命。祁莲声音冰冷,令人不寒而栗。

   “我不相信你会杀了我,我们是——朋友啊!贝尔不甘心,他相信自始至终他们都是朋友,不曾改变。

   “朋友吗?可是在我失去亲人以后,我们的情谊早已不复存在了。祁莲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说出的话寒冷刺骨。

   “……对不起。名为贝尔的少年不知所措,这是他与祈莲之间的一根刺,伤害了自己也伤害祁莲,他们的友谊也是因此支离破碎,渐渐粉碎掉。

   “你没必要道歉,你并没有错,我们只是刚好站到了对立面,立场不同。祁莲声音很是平淡,没有太大的感情幅度。

   贝尔说不出话来,他望着祁莲,离上一次见面过去了不久,那个当初小他半个头的伙伴已然长大,有些清瘦,有着与自身不相符的冷漠,沉默,冷静,看上去一副很难缠的样子,半闭双眼,飘逸的黑发,比自己稍微矮一点。

    “你是白狼,受狼族尊敬的领袖荣获狼王之位,而我是吸血鬼,是被扶植培养的新血族之王。我们相似却又相反,这是诅咒,这是宿命的对决王对王。我记得你说过,唯一配做你劲敌的人也就只有我了对吧。

    祁莲说话一字一顿很慢,贝尔听着心中难受,他低下了头。都变了,少时他觉得自己不平凡,想逞英雄,想做大事,想去改变世界,在大家面前炫耀,当他真的获得力量并为之奋斗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祁莲从小就很聪明冷静,总是调侃他,两人时常在一起玩闹,祁莲的学习成绩优异,贝尔必须努力学习才能跟上勉强跟上祁莲,所以当时他才说祁莲是唯一配做他劲敌的人,他羡慕祁莲的聪明才智,羡慕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心态。

    他从没想到变成现在这个局面,他变了,莲变了,长大了以后很多东西不一样了。

   “长大以后的确很多事情都变了,祁莲自嘲般的笑道。贝尔差点忘了祁莲会读心,这是他成为吸血鬼王以后所获得的力量,不刻意集中精神去抵制很容易被他看穿。

    也就因此,祁莲成长很快,利用读心术他能知道大部分人的想法,所以他很早就认清了这个世界的现实与残酷,有的时候祁莲总觉得,每使用读心术,他就会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被吸血鬼之王的血统所控制,所以他并不是很喜欢这种力量。太过依赖这种力量,会使他迷失自我,越来越不会再信任别人了。

    而见到贝尔时,祁莲无意识的使用了读心术。他清楚贝尔的为人,本不用如此的警惕,但作为天敌,血液中的血族血统令他不得不警惕起来。

    同样的贝尔亦是如此,见到祁莲的一瞬间他就不由得心中有股愤怒想要冲过去撕碎对方。不过他很好的控制住了,不会像以前那样暴走,伤及无辜,被愤怒冲昏头脑的感觉他不想再经历一次。

   “说实话。我才应该羡慕你啊!祁莲嘴角微微抽动说道,莜琴她一直喜欢你,而你却什么都不知道,想来真是上天开了一个玩笑。

    贝尔也喜欢莜琴,但他从不说出口,他说自己喜欢别人,又怎么逃得过祁莲的眼睛呢?

    “莜琴她喜欢的人不是戴亚吗?贝尔话刚说出口就立刻后悔了。

    “戴亚……戴亚他大概死了吧!看似冷静的祁莲表情起了变化,有些自责与悔恨。

    曾经的4个伙伴已经分崩离析,唯独戴亚是贝尔最放心不过的,他没有家人是个孤儿,在那件事发生以后就离开了,他送走祁莲就消失不见了,没人找得到他,那个胆小却又坚强的爱哭鬼戴亚真的死了吗?

叙旧该结束了。怎么你还不准备迎击吗?祁莲冷漠的说道,我不会手下留情的,这不只是我的复仇也关乎到血族的未来,当然也关乎到你们狼族的未来。语毕瞬间杀意流露,周围暗光四溢。

    祁莲说得一点也没错,这不只是他们俩的决战,更牵扯到两族的命运,祁莲已经完全接受了吸血鬼之王的身份,吸血鬼们力捧他登上王座,教了他很多东西,视他为整个族群的希望,作为王他做好了觉悟为自己的子民拼上性命。但贝尔没有,以前他们也经常打架,但这一次不一样!

    贝尔记得戴亚说过,不管人如何改变,但心中总有一些东西是不变的。贝尔认为祁莲心中也有一些东西是不变的,那就是他们的情谊,他想赌一把,用自己的性命来赌,赌祁莲不会杀他。

    “臭小子,你不会真的打算不还手吧!一个浑厚苍劲有力的声音在贝尔脑海中响起。

    “嗯。贝尔集中了精神,不是防备祁莲,而是防备这个声音的主人。

    “你可要想清楚,你这么做所导致的后果。声音有些急切。如果你真下不了手,就让我来做。

    “我不会再伤害自己的朋友了,绝对……不会。贝尔态度决绝,戴亚的若真的死了,他也脱不了关系,他好像又看见了戴亚失落绝望的样子。

    “随你的便好了。至此声音消失了。

     这个声音是他心中的狼魂,每个狼人在第一次变身时所诞生的另一个灵魂,那就是狼魂,它代表了狼人的狼性,是另一个自己。

    狼人第一次变身一般都是外力所迫,遇到危险,例如性命受到威胁才有可能变身,没获得变身的力量之前和常人无异,甚至不知道自己狼人的身份,当然若是被感染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第一次变身会失去意识,那时狼人会被心中的狼性占据,也就是狼魂,会变得疯狂好战嗜血。

    有时狼人在面对无法战胜的敌人之时,往往会让狼魂附体,力量大增,狼魂代表狼人的狼性,拥有极强的破坏力,但代价是失去自我成为一个没有情感的野兽,运气好还可以变回来,如果运气不好恐怕就……

    没人想变成一个没有情感的野兽,贝尔自然也不想,可他的狼魂却偏偏是最特殊的狼,一只皮毛雪白顺滑,鼻子到左右两眼的部位有黑色的纹印,双肩上也刻着一圈不知名的图腾,扎着一束小辫,扎辫子用的破旧碎布上印着远古的密文,披着破烂的灰白色袍子,气质非凡,高傲不训,总给人一种威压感。

    不同于一般狼魂,白狼要侵占贝尔的身体易如反掌,贝尔特训了这么多年,不仅仅是为了变强,也是为了不被白狼附体,不想依靠狼魂的力量,不想变成野兽,不想伤及伙伴。随着这几年的进步,如今的贝尔已经变强了精神也可以很好抵抗狼魂的侵蚀,如果他不愿意让白狼附体,白狼是无法轻易奈何他的。

    即便如此,贝尔还是很警惕自己心中的那只狼。稍不注意就有可能被它强行附体,白狼狼魂的力量远比他所想的还要强大,这一点他非常清楚,虽然它那样说了但天知道会不会是故意让贝尔放松而说的呢。作为狼族最尊贵的存在,这场决战也关乎到狼族的命运,它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你不还手只会让我觉得虚伪,恶心。祁莲声音令人胆寒,他缓缓抬起右手中指抽动,黑暗的力量汇聚,瞬间制造出3支黑色利箭,瞄准贝尔的胸口。

    贝尔依旧没有行动,他双手放在两侧,闭上了眼睛,似乎做好了死的觉悟。

    “——”祁莲有点惊讶,他无话可说,真是蠢啊,不过就像之前他说的那样,天真会要了贝尔的命。

    犹豫了一会儿,祁莲还是把黑色利箭施放了,但他不知道,自己无意中减少了利箭的威力,不会造成致命伤,但一旦命中也不会好受。

    3支利箭沿着既定的路线飞速发射,然而令贝尔没想到的是,预感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发生,突然狂风呼啸,感受到异样的他睁开了眼睛,一道强劲的气刃切断了利箭,在两人的之间地面上留下轻微的切痕,还有一排透明冰刺嵌入。

    “什么人?祁莲诧异,望向利刃刮开的地方。

    月光之下,一个身影矗立在天台的末端,应该是一个人,一米七左右,分不清男女,白色披风随风飘动,遮掩住了全身,那人脸上戴着一顶赤狐面具,显得有些妖异而神秘,完全猜不透,手中握着一把通体泛着蓝光的剑,气旋环绕,剑身修长镶嵌着几颗绿色宝珠,剑柄好似盘旋的龙,剑的末端是锥刺,它的颜色给人一种这把剑是由玉打造的易碎感,不出所料的话,刚才的气刃冰刺就是这把剑发出的。

    “白狼王,血族之王,都到齐了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很陌生的声音,令人匪夷所思。

    “你究竟是谁?贝尔一面问着,一面集中了精神随时准备进攻,他的身上闻不到任何气味,像是故意隐藏起来的,从他刚刚打消利箭的情况来看这个人实力不俗,他到达这里竟然没有引起两族其他人的注意,实在是匪夷所思,难道其他人已经被打败了吗?这不可能吧。贝尔总觉得那里怪怪的却又想不起来。

    “今天就是你们的灭族之日!那人右手持剑缓缓朝前,剑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晶莹的光。

    ……

 长夜漫漫,黑暗是夜晚的主宰,惟有月亮是黑夜中最明净的光芒,今晚的月亮难得月圆,月光洒下的光辉如同白纱般柔美。

    魔都是个豪华而美丽的都市,它有着一种迷人的魅力,很多人都喜欢这座城市,而它为什么被叫作这个名字大部分人早已经遗忘,人们忘却了真相,忘却了历史,不去寻找答案,沉浸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里纸醉金迷。唯一记得真相的人们潜藏在黑暗中,默默的维持着平衡,曾有人说只有经历过黑暗,才能知道光明的可贵这话一点不假,光与暗互为表里,灯光能照射到的地方越亮,而照不到的地方就越暗。

    今天是222日,农历正月十五,元宵佳节,还没到春季,早晨就有些阴冷到了晚上就更有些寒意了,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搭配起今晚的月亮与星光倒别有一番美感,可如此寒冷的天气里谁又会有心思去欣赏呢?

    光芯企业公司,作为本市的几个核心大公司之一,地处魔都的中心地段,为了体现公司的存在感,公司的修建高度近50米,成为了本市数一数二的高标志性建筑。这个时间段公司早已的关门,职员们也下班了。

    谁也不知道到,此时此刻公司的天台上有一名女子,她左脚踏在护栏上,无所顾忌的望着天空欣赏起来。

     “真美啊!女子悠然自得的感叹道。

     月光之下,她的面貌逐渐明朗起来,褐色长发散乱,有些不修边幅,精致美丽的面庞,看上去是个豪爽的女子,这样下雨的天气下好像丝毫不觉得寒冷一般,穿着打扮甚是简陋,黑色风衣短裤,风衣末端有些破烂像是被某种外力撕裂一般极不整齐,颇有一种经历过风雨的感觉,白色蕾丝黑边大长腿,暗红色坡跟鞋,要是放在大街上一定有90%回头率,可这里是天台暗淡无光,黑压压的一片,又怎么会有普通人在呢?

    女子低下了头,向下张望,灯火通明,车水马龙,各种各样华丽的霓虹灯相继亮起,夜晚的城市相当的美,她左腰间系着的两把佩剑,剑在寒风中摇曳,两把剑虽在鞘中却总给人一种特别的感觉,剑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出鞘。

    女子好像很无聊的样子,有意无意的将剑往外出拔,拔到一半就往回收,她拔的那把剑,剑身修长纯白,剑锋锋利无比,剑柄像是一只展翅的凤凰,尾部是一个圆环,圆环上系着青色剑穗,剑穗上镶着一颗精美切割过的蓝色钻石,剑身散发着凛然的剑气;而她的另外一把剑就显得有些特殊了剑柄形似一朵不知名的花,整把剑包括剑鞘都被明黄色的光芒包裹着。

    不远处一只红色赤鹰展翅翱翔,向着她缓缓飞来,最后停留在女子肩上。

  “查到了吗?女子不经意的问了一句,好像并不怎么在意,任由着它在肩上停留。

  “我说啊!你就不能自己去查吗?赤鹰开口就质问了一句,好像极为不爽。

  “我是执法人,不是情报员。话刚刚说完,女子又补充一句,这种事情当然要交给专业人士来做啊。

  ‘专业人士四个字很大程度上满足了赤鹰的虚荣心,赤鹰的语气变了:算你会说话。

  “话说回来,为毛今天偏偏找我啊!女子双手撑在护栏上抱怨道。

  “谁叫你喜欢一个人单独行动呢?今天是元宵节,不找你找谁去,虽然大家对节日没什么概念……我还不是一样,其他人都有事儿。赤鹰没好气道,已经明文规定过了,必须两人一组达成互补事半功倍,可眼前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倒好,总喜欢单独行动,惹是生非每次都需要人给她擦屁股。

  “好吧,再说去就是给自己添堵,找不自在只好就此打住。小红,你找到什么资料啦?声音明显带着调戏的意味,说完女子立刻撇下赤鹰后撤。

    ‘小红当场发飙,它扇翅向着女子挥去,它的羽翼长达1米半,被打中可不是闹着玩的,女子早已后退做好防备,所谓作死就要想好后果自负,但攻击还有后招,赤鹰振翅,几根羽毛朝着对方挥射而出,羽毛瞬间被火焰覆盖。

    这次对方并未躲闪,而是斜向利用剑鞘格挡,火焰触碰剑鞘,被挡下落到了地上变回了羽毛。

   “我再说一遍我叫火赤鹰,我可是乐舞一族的守护者,平胸傻X舞看你还敢不敢乱说话。赤鹰只是想震慑一下女子,拿自己的身份压她,并未动用实力,不过要是真打起来的话,胜负还真不好说……

    女子毫不在意,对火赤鹰的话无动于衷,乐舞族什么的她根本没放在心上,她蹲了下来迅速捡起地上的羽毛,一边说着:太好了,老哥还托我带点你的羽毛给他,我正愁怎么怎么拔你的毛呢,现在可好了。

    “卧槽,你们神族用剑的果然都喜欢……”火赤鹰心中万跳草泥马呼啸而过,刚刚全是故意的,果然都喜欢贩剑(犯贱)。火赤鹰的羽毛有着极强的纯净之火,没有杂质,作为材料珍惜可贵的,用处可大着呢。

   “有什么办法谁叫你浑身都是宝。女子又恭维了一句。伟大的火赤鹰大人不会介意吧。

   真是没心没肺活着不累,这个女子就是典型的例子。火赤鹰无奈的摇了摇头,又被称赞了,不好发火,不过总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好不爽。

    突然间女子眼神变了,笑意全无,她低着头左右回望,在一个狭小的小巷子里找到了目标,他正在移动,似乎没有察觉到自己被监视了。

    玩笑结束,火赤鹰变得严肃起来:种族:吸血鬼原人类,性别:男,经历:从小身患绝症,家产过亿,与血族交易,变成吸血鬼获得永生,不过因为意志力不够坚定而暴走,先后杀死了5名女生,全是吸干而死,执行命令:就地处决。

 “太好了,我还以为要我牺牲色相去引诱他,然后抓他回来逼问呢。女子松了口气。

 “你脑子里装了些什么啊!脑洞开得挺大的,就算真的如此,你会同样这么做吗?答案当然是不同意,至于逼问,则是跟他交易的那个血族的事情了。

 “对了他的名字叫——”

    话说到这里被打断了,打住打住,没那个必要,一个将死之人的名字,我记他干嘛啊!女子站到了护栏上,准备就这么跳下去。

    目标早就被她盯住了,若不是为了等火赤鹰,她早动手了,那个人渣吸血鬼还能活到现在?

   火赤鹰见女子要动手,不由得展翅退到一边,避免被波及。

  “你闪那么远干嘛,对方很危险吗?女子不解道。

  “不不不,那个吸血鬼不危险,危险的是你。我可不想莫名其妙被你砍到。火赤鹰挥翅解释。

  “有那么夸张吗?女子汗颜。

  “对了有件事情要提醒你一下,这个月你已经是第3次毁坏建筑物了,如果再出问题,根据规定这个月的月薪就没了。

  “年薪百万我都不在乎,还在乎月薪吗?女子鄙了一眼火赤鹰说道,火赤鹰知道作为神对于钱财是不怎么看重的,但它的话没有说完,留下一个陷阱让给这个平胸傻X踩,这是它的报复。

    “不见了,我们好像被发现了。女子四下观望目标丢失了,很快她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刻转身。

   “美丽的小姐,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呢?声音很柔和,几句磁性,有着摄人心魄的力量,来者是一名脸色苍白无力的男子,穿的西装革履风度翩翩,两颗尖牙裸露出来,有些渗人,若不是因为牙尖脸白,他一定是一个清秀的青年。

    这个人正是此次行动的目标。

 “为什么找你?理由你自己在清楚不过了吧,。至于我是谁,你可以猜猜看,不过猜对没什么奖励就是了。既然被发现了女子干脆直接摊牌了,反正对方也活不久。

    这家伙,火赤鹰直接无语了,都这样了还开玩笑,若不是刚刚小打小闹,这个吸血鬼怕是很难发现自己被监视了。

    当吸血鬼3个字说出的时候,那人的表情变得很难看,他原本以为眼前这个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大的女子是名侦探或者线人,那样他大可以先吸干她的血杀掉后销毁证据,但对方既然知道他吸血鬼的身份必然是有备而来。

    不管是谁,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都必须得死。可惜了眼前的美人儿,漂亮的面庞,细长的美腿,就是胸平了点,做他的女朋友挺不错的,这种想法在他还是人类的时候只能是幻想,他继承上亿的家产却身患绝症,多方医治无效,医生说过他最多只能活到21岁,没有女生愿意靠近他,他也没有朋友,对死亡的恐惧几乎淹没了他,他曾一度求死却在最后关头害怕了,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他以为只能就这样浑浑噩噩的渡过余生了。


【更多精彩】:

吸血鬼会被杀死吗?

还会有什么神秘人物陆续出现?

更多精彩剧情,请点击未删减版链接,请点击阅读原文

↓↓↓       

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继续阅读

( 扫码看书 )

Copyright © 通化追剧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