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追剧联盟

南怀瑾老师:怕老婆——夫妻之间容易偏差的心理问题

王阳明心学 2021-03-28 15:07:23

王阳明心学
致良知,奋上进!!


有五个心理问题,是主持家政的人,也可以说包括所有主持一个社团或政党的领导人,本身最需要有自知之明,避免容易偏差、容易犯错的主要修养所在。这五个心理问题的内容是:

 

一、人之其(有)所“亲爱”而辟焉

二、(人)之其(有)所“贱恶”而辟焉

三、(人)之其(有)所“畏敬”而辟焉

四、(人)之其(有)所“哀矜”而辟焉

五、(人)之其(有)所“敖惰”而辟焉

 

这五个“而辟焉”,也可说就是人们容易犯错误的五个心理问题的专题。“辟”字,在古书古文上有多重释义,有等于开辟的辟,也有等于庇护庇。但在《大学》本文这里,“辟”是等于偏僻、偏差,甚至有病癖的意义。我们先要了解这个文字上的意义,然后再引用比较浅近明白,在历史上有过经验的故事来做说明,就更容易明白。

 


我们想引用历史故事来说明,也是为了配合《大学》所讲“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之标的来讲。其实,上面所提最浅近平常的五个心理问题,上至帝王将相、王公大臣,乃至工商业团体,甚至现代所谓的民主党派,下至每一个平民、小人物、小家庭,随时随地也都普遍存在这些问题。假如真要举出实例,恐怕要用再多的货柜也装不完的。只是为人长上,或做父母的家长们,一时很难“反躬自问”,很少有人肯自我反省而已。……

 

“畏敬”的心理,不只是在对上辈的父母或长官而言。如兄弟之间、夫妻之间,也很容易形成偏差。我们也可以看到有些家庭,因为有一个哥哥或弟弟、姊姊或妹妹,个性特别或比较有才能,也就容易形成“畏敬”的心理,甚至父母反而怕了子女。这些事例,古今中外社会上,也不少见。

 

至于普通一般人所说的“怕老婆”、“怕太太”,当然,也包括妻子怕丈夫的,那也是并不少见的事实。在历史的故事上比较出色的,就如汉宣帝时代的霍光,功在汉室,比伊尹放大甲、周公辅成王等历史事迹,都很类同。但为了“畏敬”他的妻子霍显,为了女儿做皇后,最后弄得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又如隋文帝杨坚“畏敬”他的老婆独孤皇后的偏见,结果两夫妻都受了第二个儿子杨广隋炀帝的阴谋欺骗,弄得一手所创的统一国家局面,就此而亡。……

 


汉武帝临死时,把只有十三岁的太子弗陵托孤于大司马大将军霍光、金日碑(匈奴人)及上官桀。这个太子后来就是汉昭帝,很聪明,可惜短命,只做了十三年的皇帝就死了,还没有儿子。霍光就和大臣们会议,迎接刘氏皇室一位昌邑王即位,不到一年,发现这个继位的皇帝“淫戏无度”,又经霍光和朝廷大臣们决议废了他。在这个时候,邴吉才出面对大将军霍光说:

 

今社稷宗庙(刘氏的国家天下)群生之命,在将军之一举。而武帝曾孙名病巳,在掖庭外家者,今十八九矣。通经术(《诗经》、《论语》、《孝经》等),有美材,行安而节和。愿将军决定大策。

 

“光会丞相以下,议定所立。”因此刘询才得以继位,做了皇帝。他的出身经过艰难曲折,并非是纯粹的“职业皇帝”,所以后来才能成为汉室皇朝的一个“明主”。所有这些经过,可以说都是邴吉一手所造成,多方极力“诱导”一个刘氏孤儿作为明君的成功史迹。

 

霍光对刘家的政权,的确也做到了不负汉武帝的所托。结果,为了老婆霍显要把女儿推上皇后的宝座,谋杀了汉宣帝“贫贱夫妻”时候的许平君皇后,因此弄得家破人亡。历史上既赞许霍光,又替他惋惜。最后为他加上一句评语,是“不学无术”四个字。……

 


现在先说历史上记载杨坚的出身故事。他小时候名叫“那罗延”(是佛学中东方金刚力士的名称,犹如陈朝的大将萧摩诃,都是佛学中的名词)。他的父亲杨忠,本来就在西魏及后周做官,封为“随公”。母亲生他的时候,已有很多的神话,是真是假都不相干,姑且不论。生了他以后,从河东来了一个尼姑,就对他的母亲说:这个孩子来历不同,不可以养在你们凡夫俗子的家中。他父母听了相信,便把他交给这位尼姑,由她亲自抚养在另外的別墅里。有一天,尼姑外出,他母亲来抱他,忽然看到他头上有角,身上有鳞,一下怕了起来,松手掉在地下。刚好尼姑也心动,马上回来,看见便说:啊哟!你把我的孩子吓坏了,这一跌,就会迟一步才能得天下。不管这个故事的真实与否,杨坚父子的确也是中国历史上划时代的重要人物。所以旧史学家不好意思明写,但也不排除当时坚信不疑的流传神话,就照旧老老实实地记下来了。

 

杨坚后来在北周的篡位称帝,已势在必行,但促使他篡位的决心,最重要的是他的妻子独孤伽罗的坚持。独孤氏勉励杨坚的名言,就是“骑虎之势,必不得下”。他开国称帝开始的行为,同样地就埋下了《易经•坤卦文言》所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的不可思议的自然定律,那便是他尽灭北周国主宇文氏之族。他的儿子隋炀帝,结果反被宇文化及所杀,就此隋亡。杨坚父子的隋朝天下,始终只有三十七年而已。这样循环往复的现象,好像就自有规律的轮转存在似的。

 

且说杨坚做了皇帝以后,当然就是独孤氏升做皇后,史称:“后家世贵盛,而能谦恭,惟好读书,言事多与隋主意合,甚宠惮之,宫中称为二圣。”事实上,隋文帝杨坚恰是历代帝王怕老婆集团的常务主席,所谓“宠惮”二字,就是怕得要命的文言。最后因为听信独孤皇后和次子杨广的蛊惑,废掉大儿子杨勇,而立杨广为太子。但在独孤皇后死了不到三年,杨广干脆就杀了在病中的父亲隋文帝杨坚,自己继位做皇帝。杨坚在临死之前,才后悔太过分听了皇后的话,受了儿子的欺骗,便捶床说:“独孤误我。”但是已经太迟了。他做了二十三年的皇帝,功过善恶是非参半,不知道那个教养他的老尼,为何只能养成他做皇帝,却没有教养他做个好皇帝!岂非“为德不果”吗!

 

——南怀瑾先生《原本大学微言》


您的宝贵留言,是我前进的方向!感恩,感德!!!顺便点赞哦!


图文综合自网络

编辑整理:王阳明心学(微信号:wmyxx11)

如转载且套用编辑格式请注明出处

以上图文,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

王阳明心学

ID:wmyxx11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带你走进心灵自由的乐园,享受人生智慧的大餐!

Copyright © 通化追剧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