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追剧联盟

异地22年,1000多封情书,这对187岁的夫妻演绎最让人泪崩的爱情!

烟台日报 2021-09-07 14:12:27


上海自然博物馆门口,常有一个老头儿,

坐在石阶上在发呆,

偶尔用手轻轻的抚摸石头,

好像这块石头是他最心爱的宝物。

有人问他,“你怎么又往这坐了?

他会不好意思的说,“我想美棠了!”


年轻时,他被迫离家22年,

曾是千金小姐的妻子为了拉扯他们的5个孩子,

一包包扛过30斤重的水泥,

砌成了如今博物馆门口的台阶。

他不知道哪块石阶是美棠砌的,

只要这里有美棠的印记,

他便对这里有感情。



这位老先生叫饶平如,已经96岁高龄

妻子美棠离开他快10年了。

这个年近百岁的男人从未放下过他的亡妻。

妻子走后,他害怕自己以后会老糊涂了,

他决定学习画画记录他们的爱情,

若忘了,翻看这些画作就还能记起。

3年时间,凭着记忆,饶平如画了18本绘本。



他还学会了弹钢琴,

经常弹唱那首美棠最爱的《魂断蓝桥》,

每每唱起这几句都是哽咽,

白石为凭,明月为证,我心早相许,

今后天涯愿长相忆,爱心永不移。



相思始觉海非深,海并不深,

但他怀念起美棠来却来比海还深。

有人问他感情怎么还没被磨平,

他说,“怎么能磨平了,爱是永远的事!”

是啊,战争没有把他们分开,

22年的两地分隔也没能让他们分开。

又何惧生死呢?


01

一 见 钟 情

认 定 余 生 就 是 你


平如出生在富贵之家,

少年时,国家陷于危难,

他考入黄埔军校,

怀着“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豪情壮志。

在战场上出生入死,

是不惧战死沙场的热血青年。



1946年战争胜利了,那年夏天,

父亲叫平如请假回家,参加弟弟婚礼,

顺便给他说一门亲事。

这个姑娘是平如父亲挚友的女儿,名叫毛美棠,

曾来过家中几次,

小平如还常拿自己的玩具逗她开心,

时间久远平如已记不清女孩子的面容,

只记得是个粉雕玉琢的漂亮女娃娃。


归家的第二天,父亲便领平如去美棠家拜访,

路过天井,正要步入堂屋时,

余光瞥见一扇小窗打开了,再一眼望去,

窗前的女孩正专心的对着镜子点绛唇,

一点都没注意到望着她的平如,

但平如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多好看的姑娘啊,我一眼就看上了。”

一眼误终生,那年他24岁,她21岁。

那张像桃花般粉嫩的脸庞,

成了他最美的、最难忘的回忆。



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大抵就是你喜欢的人恰好也喜欢你。

平如的父亲将一枚戒指送给美棠,

作为订婚的信物,

美棠羞红着脸接下了戒指。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两个年轻人就这样在一起了。


那时,两人常去湖滨公园的露天茶座,

在这里闲坐清谈,直到天黑。

以前的爱很含蓄,

就算拉拉小手也会羞红了脸,

更别提说一句“我爱你!”,

平如也不例外,

只敢用英文歌唱出自己心底的那三个字,

“I Love You”。




02

在 遇 到 她 之 后

我 有 了 铠 甲,也 有 了 软 肋


假期结束了,平如也该回部队了,

走的时候,美棠送给他很多照片,

平如把他们小心的放在胸前的口袋。

汽笛声响起,船要启程了,

平如站在甲板上,

江水还是那个江水,风景还是那个风景,

可是他的心中思绪万千。

在遇到她以前,他不怕死,不惧远行,

也不曾忧虑悠长岁月,

现在却从未如此真切过地思虑起将来。


平如一回到部队后,两人依然书信不断,

战争硝烟又起,他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

每次都祈祷上天活着回去,

他是幸运的,终于坚持到了和平的那一天。



他们的婚礼定在1948年农历8月,

200多人见证了他们的婚礼。

平如记得那天阳光正好,

自己穿着当时流行的卡其色军便服,

美棠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

两个人并肩而立,

仿佛所有的阳光都洒在两个人身上。

幸福的有一点恍惚,

听见“新郎新娘向证婚人鞠躬”

这才突然有了实实在在的归属感。


岁月颠簸,当年婚礼的照片早就遗失了,

结婚的第60年,平如硬是凭着回忆画出那张照片,

证婚人到角落里的宾客全都花了进去

平如觉得只要把记忆认认真真的画起来,

那一天就不会丢失,也不会忘记。



03

你 在 我 身 边 的 时 候

我 从 来 没 有 羡 慕 过 任 何 人


1949年,正值风云万变,

团长问他愿不愿意和我去台湾,

平如不愿舍下妻子和家人,

即便生计艰难,他也要留下。

为了躲避动荡,

平如美棠同20多人挤在后车厢,硬着头皮,

一路躲避盗匪,穿越雪峰山天险。

那一年,他27岁,她24岁。

一路上虽然辗转颠簸,却感觉挺浪漫的,

一路走走看看吃吃,生活单纯而愉快。


为了生计,他们开始做生意。

可饶如平从小衣食无忧,连秤都不会用,

但为了让美棠过上好日子,

他卖过干辣椒,开过面馆,

不仅都没挣着钱,连菜刀都被人偷走了。

两人住的板房刮风透风,雨天漏雨。



那段日子却是他们最快乐的日子,

即使桌上没有丰富的饭食,

粗茶淡饭也能怡然自乐。

两个人总是饿着肚子躺在床上看月亮,数星星,

一点都不觉得苦,

平如还形容这日子“十分有诗意。”

美棠喜欢唱歌,平如没钱给她买话筒,

就用报纸卷成筒状,他拿着口琴为她伴奏,

他说这是“夫唱妇随”。



04

只 要 你 还 在,我 还 在

就 依 然 可 以 爱 下 去


然而这样清贫快乐的好日子并没有过多久,

1957年他被带去了安徽劳作改造。

有人找美棠谈话,要她“划清界线”,她不肯。

多年后,她告诉平如:

你要是搞什么婚外情,

我早就跟你离婚了,但你没有。

再说,第一,你不是汉奸卖国贼;

第二,你不是贪污腐化;

第三,你不是偷窃扒拿。

你什么都不是,我为什么要跟你离婚?!” 



平如走后,

家中生活的重担从此压在了美棠一人身上。

日子艰辛,要活下去就得狠心啊。

为节约,全家每日三餐改为两餐,

常常是自腌咸菜,偶尔有点鱼、肉,

她总是叫孩子们多吃自己却很少下筷,

日子实在没法过的时候,

她只好变卖自己的嫁妆,

就连女儿满岁带的金镯子也只能忍痛拿去当了。

变卖前,最后一次给熟睡的女儿戴上金镯子,

这样也算是女儿戴过了。



美棠跑去博物馆当搬运工,

背过30斤一袋的水泥,

她去妇婴旅社倒痰盂、拖地板。

为了给孩子换几个鸡蛋,

她每天从家到工厂往返路程四个多小时,深夜方归。

长年累月,美棠落下了腰疼的病,

她去看病,一帖药两块六,

算下来一个月要十二块,她为省钱,

拿了一帖药就走了,一直忍痛拖着。


但当她知道丈夫在外地生病水肿时,

就拼命的洗衣服,大冬天手冻出了疮,

手洗到惨不忍睹也不在意。

只为了多赚些钱,给平如买瓶鱼肝油。

美棠每天都在盼着丈夫归来,

有时半夜听到门响,

她连鞋都顾不上穿就往门口跑,

可惜屡屡不见归人。



那时候他们彼此的寄托就是一封封家书,

信里虽然都是琐碎的家事,却仍然让心中一暖,

22年、8000多个日日夜夜,

一写就是1000多封,

美棠的金头钢笔,磨得只剩下两片铁。

纸短情长,平如想美棠了,

就把信拿出来摸一摸,看两眼,

想起美棠深夜写信的背影就阵阵心酸。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

22年又两个月,

平如终于被准许回到上海,

这年他57岁,她54岁,

美堂已经从姑娘变成头发斑白,

身体佝偻的老太太了。

多少婚姻败给相隔两地,

但这道坎,平如和美棠都挺过来了。



日子重新好了起来,

平如在“夏天的早晨”中画到:

“三儿乐曾在崇明上班,

孙女舒舒进了幼儿园。

我俩过着平凡而幸福的生活。”


平如为了美棠开始学着做饭,

每次他烧菜的时候不是盐多了,就是酱油少了,

美棠说他没用,孩子觉得母亲太严厉了,

他就跺脚说:“人家教训老公了,你们插啥嘴?”

当别人问他会不会很没面子,他笑着说:

“她跟我苦了一辈子,爱要是讲面子,

她早离开我了!”

两人还养了一只叫做小咪的猫,

平如调皮的在猫粮碗上写了美棠的名字。


一个夏天的早晨,平如美棠买菜回来之后,一同在房间里剥毛豆子。窗外,阳光灿烂。  洗干净的衣服迎风飘飘,散发着干净幸福的味道。


05

最 害 怕 的 事 是

一 直 相 伴 的 你 

突 然 把 我 忘 了


本以为可以一直这么幸福下去,

谁料应了杨绛先生那句:

“我们一生坎坷,到暮年才有一个安静的住处,

但是老病相催,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


1992年,美棠因肾病引发糖尿病和尿毒症。

平如推掉了所有工作,全身心照顾妻子。

糖尿病患者对饮食有严格限制,

饶平如就画了一张大表格,

把每种食物的含糖量都记录下来。

平如还跟医院的护士学会了在家给做腹透,

一天要做4次腹透,每次要三四个小时。

就这样坚持做了4年多,美棠一次都没有感染。

平如不觉得辛苦:“那时我很有精神,

医生跟我说有人靠做腹透活了20年,

我觉得美棠也可以。”



美棠渐渐开始神志不清。

一次,美棠说想吃杏花楼的马蹄糕,

时年86岁的平如晚上骑着自行车跑出去买,

回来时毛美棠早就忘记了这件事。

美棠说她有一件黑底子红花的旗袍,

其实这件衣服根本就不存在,

但平如坚持要去找裁缝来做一件。

他尽量满足毛美棠的要求,帮她实现愿望。

小辈们劝平如,这样做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不能答应:

“她嘱咐我做的事我竟不能依她,我不习惯。”



直到有一次,平如真正感受到痛苦

那天清晨5点左右,天还未大亮,

美棠突然坐起身,要找孙女舒舒

认为是平如故意把孙女舒舒给藏起来了,

拼命喊着“还我舒舒”,

平如才坐在地板上号啕大哭,

终于知道她真的好不了了,连他都不认识了。

那一刹那,心里有一种几十年分离也从未有过的孤独。

是呀,从此以后,两个人的记忆只剩一个人承担了。



余下的时光里,

平如试图唤起美棠的记忆,

他给她看他们年轻时的照片,讲他们以前的事。

然而,美棠的神志愈加模糊。

她开始不配合治疗,动不动就拔输液管。

平如告诉美棠:“莫拉管子!”

但是她根本不理会,

他只能狠下心在睡前把她的手绑起来。

每次美棠喊“莫绑我”,是对平如最大的折磨。


美棠偶尔也有清醒的时候,

某日傍晚,平如正在房里,

美棠忽然叫他走近,对他说:

“你不要乱吃东西,也不要骑脚踏车了。”

但时间很短,不一会,

美棠又昏昏睡去,思维又糊涂起来。

那年3月19日,毛美棠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平如说,这是他一生难忘的画面:

抢救中的美棠在弥留之际,

闭着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下,

她在人群的缝隙中望见他

右眼流下一滴眼泪,就停在脸颊边。

最终,监测仪的屏幕还是变成一条直线。

平如挤到病床前,握住她不再温热的手,

帮她擦干眼泪。

这一天,距离两人的钻石婚

60周年纪念日只差5个月。



平如剪下美棠的一缕头发,

用红线扎起,小心收起来放在贴身衣兜里。

少年结发,此生不弃。

平如亲自给她写了副挽联:

“从此红尘看破,盼来世,再续姻缘。” 

平如还为自己提前写下挽联,

买好了墓穴,墓碑都刻好了,

他将美棠的骨灰置于自己的床前,

嘱咐儿女,等他走了,将两人一起葬。



06

庭 有 枇 杷 树

吾 妻 死 之 年 所 手 植 也

今 已 亭 亭 如 盖 矣


美棠去世4个月后,

平如拒绝了孙女带他去东南亚旅游的提议,

他执意要回一趟南昌看看他们当年结婚的地方。

到南昌后,平如才发现那里已经物是人非。

平如站在当年拍婚纱照的地方,

找一位年轻人协助拍下了照片,

后期用PS换成美棠的脸,

算是留下了钻石婚的纪念。


拍完照片之后,平如又要去一个地方,

那是他家后院的一棵柚子树,

美棠年轻时经常在这棵树旁拍照。

找到那棵树,平如双手颤抖地抚摸着,

终于控制不住,掩面哭得像个孩子……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

今已亭亭如盖矣。”



平如说,他最大的遗憾就是美棠走得早了。

“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中间少了20多年,

她能再晚几年走就好了。

她在世的时候,

总开玩笑说我可以活到100岁,

我说如果我活到100岁,

你就活到97岁,好不好?

说这话时,饶平如声音颤抖。


失去爱人的那几年,他一个人很难熬。

每天下午喝完咖啡之后,

就会戴上老花镜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画他和美棠的故事,

画里都是他们琐碎的日常。

书房的架子上放着妻子的照片,

那是她年轻时烫着卷发、穿着石榴花袄的样子。

日历定格在2008年3月19日,是她病逝的日子。

“如今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手握柔毫,纸上画凄凉。”



爱多久,才算是长久?

十年太少,百年未知,

最深情,莫过于你离开之后,

我愿意,想念你终此一生。

平如又开始吹口琴了

《送别》《但愿人长久》是都美棠最爱的歌。

虽然美棠不在了,

但她一直藏在饶平如的心里,

过去的时光好像雪花,

落在身上,化入心中,今生今世。



今年中秋节,某晚会邀请了平如

何炅问老爷子,

对现在的年轻人的爱情有什么话要说,

平如说:

人生苦短,莫负初衷,

凡事相信,凡事期待。


爱一个人不难,

用一生去爱一个人却不是件易事。

只要爱对了人,怎会嫌余生漫长呢?

碰到一个能相伴一生的人不容易,

如果你已经拥有,请珍惜。

如果你还没遇到,

凡事相信,凡事期待。


同意的请点亮左下方

- END -

图片来源于《平如美棠》,版权归原作者。本文章已由”美物计“微信公众号(ID:huanqiukanke)进行授权,若需转载请联系“美物计”


你可能还想看:

人为什么一定要善良?看到第1个留言就泪奔了

愿每一个孩子,都被这世界温柔以待

30个扎心的潜规则,很多人看破又不说破

一个人值不值得深交,就看这四件小事

谁不是一边不想活了,一边努力活着


目前这些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责任编辑 鲍永梅


Copyright © 通化追剧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