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追剧联盟

转型制片人的编剧李潇:不会恋爱的“恋爱先生”如何拯救认准死理的“刺猬少女”?

骨朵网络影视 2022-05-03 02:16:37



 文 │ 刘肉英


《恋爱先生》播的很突然,但是其收视率的一路高涨却好像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截止昨天,东方卫视CSM 52城收视率已经超过1.5,而江苏卫视收视率也早已经破1,这部剧除了“恋爱”之外,更多的讨论了目前的社会现状。


随着而来的是观众的质疑声,“靳东依旧在说教,程皓就像是烫头的谭宗明”“罗玥这个角色就是在简单解构女性”“这不是专门来黑我们留学党的吧”“刘珍珍简直就是老不正经,哪有这种妈?”



在种种质疑之下,骨朵专访了该剧的制片人、编剧李潇,她也对观众的质疑一一做解。相比《好先生》,《恋爱先生》明显更接地气,靳东是略带雅痞的牙医兼恋爱顾问程皓,江疏影也不再是耍大小姐脾气的江莱,而是在爱与被爱之间,逞强和柔弱之间徘徊的罗玥。


靳东何时才能停止说教?


高端牙科诊所的牙医程皓身兼双重身份,业余时间还是一名“恋爱先生”,专门在情感的道路上帮人出谋划策,但自己感情生活却一片空白。程皓在客户的一场婚礼上偶遇伶牙俐齿并在外留学的罗玥。二人状况百出,彼此嫌弃。


罗玥在回国的飞机上无辜遭遇“情感骗子”已婚的宋宁宇,程皓帮助其摆脱痛苦,二人之间的关系也在逐步缓和。程皓能治别人牙疼,也能治愈别人心疼,唯独解不开自己的心结,一个人回家后,能交流的不过是一台扫地机器人,虽然程皓的外表已经不再是当初带着“厚平底”眼镜的自己,也已经愈发优秀,但最终在回家后,内心依旧是紧闭又略有自卑的。


“其实,帮他人恋爱,本来就是一个假命题。但程皓确实是一个到哪里都发光发热的人。”《恋爱先生》的制片人、编剧李潇说,“不能说他好为人师,但至少在生活方面还是一个比较积极的人。”



然而,在一线城市工作,属于城市精英类的程皓其实内心也会有自卑的时候,“开好车,住大房子,和所有人侃侃而谈,但是关起门来的时候,他的内心也会孤寂。”李潇说:“其实我想表达的无非就是在大城市里的恋爱太难了。”


拼事业、拼能力,却拼不来爱情,“城市中收入中等偏上的精英人群尤其是到了适婚、晚婚年纪的人,是很难打开心扉、敞开自我去全心全意爱一个人的,这是普遍现象。”怕受伤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不开始,程皓在大学时期深爱自己的女神,又曾经情感受挫,虽然他美其名曰是个恋爱专家,其实只是在帮别人制造机会。


程皓作为恋爱顾问也有自己的处事原则:

1、对方没有男朋友或女朋友;

2、委托人确实是真心实意,苦于无法表达;

3、评估双方是否有可能。


说白了,恋爱顾问给你提供的只能是表达的机会和表达方式,就是让你能够跟对方“谈”然后“恋”最后“爱”,走进婚姻殿堂。



“程皓那些所谓的恋爱招式并不能真正的让二人相爱,真正的情感一定是无招胜有招的。”从帮助技术宅男追求同楼工作的财务的整个过程可以看出,程皓在做的就是让一个人去接近另一个人,然后留下好印象,“无非也就是帮忙拧水瓶盖,叫服务员加水而已。真正实质性的进展依旧要靠两个人共同努力”


“而且在最终,程皓和罗玥的情感线中,观众会慢慢发现,哪些曾经侃侃而谈的招式、方法,在面对罗玥时,一切都会被推到重来。”


罗玥是真“作”
还是观众不喜欢被剖析?


相比程皓的乐观、积极,罗玥的生活就不太顺利了,父亲在她高考的时候出车祸去世,因为考试,连父亲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大学时候母亲改嫁,重新组建家庭,而罗玥则成为了家中最大的拖油瓶,“她就是这样,每天一副丧气的脸,本着好死不如赖活着的哲学在生活,没有阳光,又想什么事儿都自己扛。”


阳光、正能量的程皓遇到负能量满满的罗玥,两个人在碰撞中成长,相互敞开心扉。这也许是观众都猜得出来的结局,但是罗玥这个人物对于李潇来说却“似曾相识”。“罗玥的内心经历可能大部分的女孩子都有。”



李潇身高178cm,从小就比别的同龄人高很多,“小学的时候,我比班里同学都高很多了,有一次下雨,同班的一个女生问我,‘可不可以背她回去’,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答应了。结果被我妈看见了之后,把我和那个女生一起说了一顿。”个子高的李潇在别人眼中就应该有担当、能力强,但是她当时也只是小学生的事实却被忽略了。


罗玥也是一样的,她独自一人在外国留学、打拼,在别的女生还在被父母关爱的时候她已经独立了,打碎牙只能往肚子里咽,“她习惯了自我保护、成熟稳重,但是只要是女孩儿,谁不想被照顾呢?”


“罗玥是一个习惯给自己做决定的人,但是她特别不想自己做决定,无法依赖家人,所以渣男宋宁宇稍微关心她一下,她就开始全心依赖了对自己示好的宋宁宇。”罗玥就是生活中的已经特别普遍的“笨女孩”,凡是靠自己,尽量不麻烦别人,要一切都自己承担,“其实她们只是忘了,拧不开瓶盖的女生也许才是聪明的。”


在大城市里独自打拼的姑娘大多如此吧,与其说享受孤独,不如说是不得不面对孤独,大部分的坚强不是自愿的,而是别人强迫的,久而久之也就忘了如何保有温柔少女的内心,而是习惯具有攻击性。



罗玥缺少的是关照,而《好先生》中的江莱最不缺少的就是关照,作为一个可以放肆、无所事事的富二代,她到哪里都是完全宠爱,有宠溺她的父母,也有虽然经历摩擦但是却依旧心疼她的哥哥,江莱在寻找自己如何去爱别人的道理,而罗玥在寻找的则是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虽然这两个角色全然不同,但是我总觉得我写的女性角色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执着,要一条道走到黑,有种尖酸刻薄的感觉,虽然也会内容柔软,但是观众已经不买账了。”李潇笑着说。


刘珍珍为什么会“为老不尊”?


除了程皓和罗玥,剧中另外一对差异性巨大的就是程皓的爸爸程洪斗和罗玥的妈妈刘珍珍。


程洪斗是典型的中国式父母代表,老伴儿去世后,失去了自己生活的能力,一见面就唠叨儿子,一点儿不顺心的就毒舌上身,不好好吃饭不热爱生活,拒绝交际,把自己框定在了“老年丧偶”人群中。



刘珍珍则有点儿“老不正经”,穿着女儿高中的校服直播,当起了美妆博主,甚至女儿已经回国好几个月却没有察觉,她中年丧夫选择再嫁开始自己的新生活,老年依旧精彩,从没有因年纪而苦恼,为人大大咧咧,除了女儿之外,好像没有任何烦心事儿。


“年轻人心理孤单可以去聚会,但是老年人的孤独却是彻彻底底的孤独。”李潇略有严肃的说,“老伴儿去世或者没有共同话题,早就没了感情还依旧搭伙儿过日子的情况,在中国肯定不少见。”


“我希望通过这两个角色的对比能激起在看剧的刚刚年过50岁的人能对自己的生活审视一番并有所启发。”李潇说,没错,在西方国家,50岁并不是老年的象征,但是在中国,年过50就成为了“大妈、老头儿”,不管是别人以为还是自己定义,这都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有时候就觉得国内的男男女女过早的进入了老龄化。对于爱情、对于生活早已经没了激情,每天做的事情就是看看养生节目,这样的生活其实挺悲凉的。”百度上有人问,“多大年纪就算老年人。”一位朋友回答,“我51岁,应该已经是老年人了。”而从人口学角度来看,65岁以上才算做老年型人口,所以,退休后的那10年,依旧是年轻有追求的10年。


“我倒是真的希望我妈像刘珍珍一样没心没肺的过日子。即使别人觉得她有点儿疯,但是生活是自己的,何必在意别人的眼光呢?她可以追星、恋爱,和你像姐妹一样聊天,而不是催着你要赶紧生孩子,替你带孩子。”李潇笑着说,“也许这才是父母应有的生活状态。”


李潇是圈内知名的编剧,曾经和于淼一起创作过多部热播的现实主义题材作品,《好先生》《大丈夫》《小丈夫》《我爱男闺蜜》等作品堪称经典,在网剧方面,于淼则曾创作过《余罪》这样曾经红极一时的内容。“其实于淼做完《余罪》之后,我们也想尝试一起做一些现实主义题材网剧,但是纯原创、没有IP、没有一线演员的现实主义题材内容在视频平台来看依旧是有市场阻力的。”


《恋爱先生》的名字仿佛是在让观众去学习如何谈恋爱,殊不知,这背后其实是在让观众在生活中能自己体会如何去敞开心扉的爱别认和接受别人的爱,就像剧中程皓说的那样,“总是像刺猬一样守着内心,怎么可能会有人了解你?”


────── 推荐阅读 ──────

演员的诞生 │白一骢 │蔡艺侬 河神

正午阳光 │鹿晗恋爱│ 中国好声音

BAT三国演义 │ 少女感网剧 │ Gai

导演姜伟 │ 网综中场战事 │ 国家宝藏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通化追剧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