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追剧联盟

就喜欢他们以绝世才华吹牛

为孩子读经典 2022-08-01 06:50:57


父母越有文化,孩子素质越高

有些经典,父母必知




       1     

有一个老板兄弟被他的员工狠狠地取了个外号:“除以五十”。

这名字和咱们东边岛国上的邻居没有什么关系。

只是因为这兄弟经常忽悠员工,比如:“兄弟们好好干,年底奖金每人5万”。

到了年底,每人也就1千。剩下的49全部变成了心理阴影面积。

50,成了他的撒谎系数。如今这兄弟每说一个数字,都会被员工按乘以50或除以50去理解。

…… 

这兄弟吹牛,被贴上“不靠谱“的标签,但有人的吹牛却成为千古名篇:

比如李白同学的”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还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吹吧!吹吧!不过俺喜欢,吹牛吹得让人精神抖擞、心旷神怡。李白同学,你能不能吹一下你自己的脑洞有多大?

“燕山雪花大如席“,能不能改成”我家脑洞大如席“?


估计李白同学理科成绩不会太好,因为对数字没太有概念,危楼才高百尺,瀑布才三千尺,却有“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

三千丈也不算什么。”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还高更高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好吧。只能上天了。 


诗人的话和老板的话一样,是用来欣赏的,不是用来相信的。


要是不会吹点牛,好意思说自己是诗人?你看:

韩愈有“刺手拔鲸牙,举瓢酌天浆“;

苏东坡有”天外黑风吹海立“;

辛弃疾有”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不但吹牛,而且还超自恋;

老实巴脚的杜甫应该不会吹牛吧?“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避贤”,看见没?说左相李适之喝酒像“长鲸吸百川”,不但会吹,而且还吹不惊人死不休。

……

写诗才与吹才齐飞,名句共牛皮一色。


       2     

古人吹牛已达到唐诗的高度,当代还能怎么吹?

我们可能永远想像不到有些人有多优秀,也想像不到有些人多会吹牛。

东写西读认为,当代吹牛吹得最好的,当属我们的金庸金老爷子。

如果来个“华山论吹”,金老爷子应当之无愧地成为“吹牛天下第一”。

东写西读这个笔名,就是在向金老师致敬,睿智的你想必早就看出来了。

 

金老爷子是吹武侠的,不,是写武侠的。金老爷子的吹功首先表现在笔下的武功上:降龙十分掌、双手互搏、打狗棒法、一阳指、六脉神剑、乾坤大挪移、北冥神功、易筋经、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独孤九剑……个个精妙绝伦、神乎其神。


想那六脉神剑,手指一点,隔老远就能杀人,而且不用装子弹,还能六剑齐发,比之手枪、步枪,火力又猛又方便。更神奇的是竟然没听说有射程的限制。


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居然可以返老还童,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可以一直保持十几岁的容颜。

这个太有市场需求了是不是?如果东写西读咱能用这套神功开个美容馆,瑜珈馆之类的估计也一毛钱生意都没有。到那时,最会做女人生意的就不是马云了吧?

 

再说说金老爷子怎么吹人物。

金老笔下个性鲜明、生象生动的人物多了去了,我们变成蜈蚣去数脚丫子都数不过来。

吹他们武功高已经是毫无惊喜了,武功既高、又是全才,才佩得上金老吹牛高手高度。


比如像黄药师黄老邪。除武功常年稳居第二(并列第二)外,书画琴棋,算数韬略,以至医卜星相,奇门五行,无一不会,无一不精!估计都可排名当世第一。

说别的各位可能没感觉,说数学吧。《射雕英雄传》中《黑沼隐女》那一回里透露黄药师能解十九元多次方程式。十九元!还多次!还记得上学时最多解过几次几次方程不?厉不厉害?

但黄老邪还不是被吹的最牛的。因为金老吹牛,没有最牛,只有更牛!


《天龙八部》中无崖子、天山童姥、李秋水他们师兄妹的师父。那都快被吹成神仙了。

三个弟子只学其一部分功夫就这么厉害,要是《天龙》中的人物来个五绝排名,人家师徒就得独占四席。


除了武功,其他方面更是牛叉又牛叉的存在。

感觉这位老先生一人就是一所综合性大学,所设专业除了体育(此专业就像今天的外语,每个专业必修),还有文学、戏曲、建筑、医学等(见函谷八友所学),且每个专业都是世界顶级水平。

别说清华、北大比不上,连蓝翔技院都得甘拜下风。


像薛慕华同学是其曾孙辈的传人,主修医学,中途被开除,没能毕业。到社会上三年五载,竟然混出了“薛神医“、”阎王敌“的名头!这让那些名牌医科大学的毕业生情何以堪?


其徒孙虚竹仅仅自学了灵鹫宫图书馆里的医学资料,就掌握了角膜移植这种高精尖的医学技术。

从那时(北宋年间)算起,已领先西方差不多一千年了吧?


      3     

金老能吹吧!其实金老也只用了五六成的功力而已。

金老曾借韦小宝之口,以“长江三叠浪”式的招数,吹陈圆圆如何漂亮,才能领教到金老的九成功力:

韦小宝道:“我到昆明……只见每条街上都有人在号啕大哭,隔不了几家,就是一口棺材,许多女人和小孩披麻戴孝,哭得昏天黑地。”

葛尔丹和阿琪齐问:“那为了什么?”

韦小宝道:“……原来这天早晨,陈圆圆听说公主驾到,亲自出来迎接。她从轿子里一出来,昆明十几万男人就都发了疯,个个拥过去看她,都说天上仙女下凡,你推我拥,踹死了好几千人。平西王帐下的武官兵丁起初拚命弹压,后来见到了陈圆圆,大家刀枪也都掉了下来,个个张大了口,口水直流,只是瞧着陈圆圆。”

桑结、葛尔丹、阿琪三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均想:“这小孩说话定然加油添酱,不过陈圆圆恐怕当真美貌非凡,能见上一见就好了。”


这是第一浪,据本台特约通讯员韦小宝报道:为看陈圆圆云南昆明发生严重踩踏事件,连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竟忘记职责所在。


韦小宝道:“……我去见陈圆圆之前,吴应熊先来瞧我,说我千里迢迢的送公主去给他做老婆,他很是感激。他从怀里掏出一副东西, ……喀喇一声,把我双手铐住了……吴应熊道:‘钦差大人,你不可会错了意,兄弟是一番好意。你要去见我陈姨娘,这副手铐是非戴不可的,免得你忍耐不住,伸手摸她。倘若单是摸摸她的手,父王冲着你钦差大人的面子,也不会怎样。就只怕你一呀摸,二呀摸,三呀摸的摸起来,父王不免要犯杀害钦差大臣的大罪。大人固然不妥,我吴家可也糟了。’我吓了一跳,就戴了手铐去见陈圆圆。”

  ……

韦小宝道:“借手铐给我,那比杀了我老子还恶毒。当时我若不是戴着这副手铐,陈圆圆的脸蛋也摸过了。唉,只要我摸过陈圆圆那张比花瓣儿还美上一万倍的脸蛋,吴三桂砍下我这一只手又有什么相干?就算他再砍下我一双腿,做成云南宣威火腿,又算得什么?”

三人神驰天南,想象陈圆圆的绝世容光,听了他这几句话竟然不笑。


第二浪,双手,摸手价更高。


韦小宝道:“上次我到昆明,陈圆圆出来迎接公主,不是挤死了好几千人么?这些死人的家里做法事,和尚道士忽然请不到了。”阿琪问道:“那为什么?”韦小宝道:“许许多多和尚见到了陈圆圆,凡心大动,一天之中,昆明有几千名和尚还俗,不出家了。你想,突然间少了几千和尚,大做法事自然不够人手了。”

葛尔丹等三人都将信将疑,觉他说得未免太玄,但于陈圆圆的美艳,却已决无怀疑。


第三浪,“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不对,“佛即是色,色即是佛!”

 

吹牛有轻如鸿毛,有重于泰山。为自己而吹,轻如鸿毛;以绝世才华,为艺术而吹,重于泰山。

吹牛算什么?给我们带来的是享受,我们不厌反喜。




潜移默化,耳濡目染

诸多美好,种入心田


您应关注:

为孩子读经典


Copyright © 通化追剧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