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追剧联盟

爱入噬骨亦是毒 秦想衣楚霆琛 (29-35)

杨柳溪 2022-06-28 07:35:07


第二十九章 她有了新欢

发布:1天前 | 1468字-A+A

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

专心作画的秦想衣没有察觉到时间的流失,专注于她的楚霆琛更是怎么看也看不够,只会觉得遗憾时间过得太快。

但是,现在该吃午饭了。

于是他走到低头作画的秦想衣面前,轻声道:“想想,别画了,先吃饭吧。”

听到他的声音,秦想衣惊讶地抬起头:“你怎么还没走?”

楚霆琛心里涌出苦涩,面上却不动声色,温柔地注视着她发出邀请:“一起吃午饭好吗?”

秦想衣淡淡道:“抱歉,我已经有约了。”

“你——”楚霆琛顿了一下,觉得喉咙干涩得厉害,“跟林故在一起了吗?”

秦想衣沉默两秒,轻轻点头:“嗯。”

楚霆琛握紧拳头,近来还没修剪的指甲陷入掌心,他却感觉不到疼痛。

因为心里绷着的最后的那根弦彻底断裂。弦断裂的瞬间割破他的心脏,鲜血从那里淋漓涌出,四下飞散。

秦想衣见楚霆琛不应声,狠着心又道:“我不想任何人影响到我和他的感情,所以希望你别再来打扰我的生活了。”

四目相对,空气仿佛凝固了起来。

楚霆琛双目猩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身体里压制的暴戾又不受控制地叫嚣起来。

他的状态看起来实在太糟糕,秦想衣忍不住问道:“你还好吧?”

楚霆琛却是匆匆丢下一句“我先走了,明天见”,就快速走出画廊。

他越走越快。

他害怕自己再待下去会忍不住暴虐的情绪,再一次伤害到他的想想。

绝对!绝对不可以!

楚霆琛刚走没多久,林故就过来了,温柔的声音里带着歉意:“抱歉,上午有个重要的客户过来,所以耽误了一些儿时间。等饿了吧?”

秦想衣微笑着摇摇头:“早上吃的多,现在还不饿。”

林故也笑了,走过去牵起她的手:“走吧,我已经让秘书订好餐了。”

秦想衣轻轻地“嗯”了一声,自然而然地回握着他的手。

然后,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如实告诉他:“昨天,我已经见过楚霆琛了。”

闻言,林故拧着眉头,不悦道:“他还敢来纠缠你?!”

秦想衣看着他,嘴角漾出一抹明媚甜蜜的笑容:“我告诉他,我已经有了新的家,和相伴一生的家人了。”

林故呆住了,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反应,只是呆呆傻傻地看着她。

看着他难得一见的傻样,秦想衣笑得更迷人了。

她用力地回握着他的手,一双纯澈的美眸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柔声说着:“林故,你愿意和我成为相伴一生的伴侣吗?”

“愿意!我当然愿意!!”林故眼里脸出狂喜之色,丝毫不顾及往日稳重可靠的形象激动地喊出声,惹得路过的路人纷纷侧目。

画廊的员工更是捂着嘴偷笑不已,胆子大的更是笑着打趣:“秦总,您这反应也太大了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老板在跟你求婚呢。”

林故只是温柔缱绻地凝视着秦想衣:“如果可以,我希望是由我来求婚。”

看着他满眼诚挚的爱意,秦想衣有些儿漂浮的心,终于有了尘埃落定的踏实感。

于是,她笑着轻轻颔首:“好。”

两人正式交往后,和以前的相处模式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彼此之间的氛围明显变得甜蜜了。

如同所有的情侣一样,在一起就会忍不住做一些儿亲密的小动作。比如中午一起吃饭的时候,彼此的身体不由就会靠进对方,还会亲密喂食。

在林故完全释放对她的爱意后,秦想衣更加深刻地体会到林故的温柔体贴。跟他在一起,她真的很安心呢。

第二天,秦想衣因为晚上睡太迟了,到画廊的时间比平日晚了半个小时。

楚霆琛已经在画廊里等着了‘

他看着秦想衣和林故从车里下来,两人站在街边交换了一个浅尝辄止的轻吻,心脏狠狠钝痛起来。

像是被人拿着刀子,一刀一刀地割着他的心。

他最害怕见到的画面还是出现了。即便早已有了心理准备,可是真正到了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接受她的想想已经爱上其他男人的事实。

他多么想不顾一切地冲过去将她从别的男人怀里夺回来,可是,看着秦想衣脸上从未有过的甜蜜幸福,楚霆琛愤怒的火焰一下就没了。

他给过她的只有伤害和痛苦

第三十章 回去吧,楚霆琛

发布:1天前 | 1247字-A+A

他的脚明明都已经迈出去了,最终也只是僵硬地收了回来。

他僵直着身体转过身不敢再看,心里嫉妒得发了狂,却还是苦苦压抑着已然崩溃的情绪。

他很清楚,现在的他没有任何筹码可以赢回秦想衣的爱。就算此刻冲出去也不能改变什么,甚至还可能招来她的厌恶。

所以他只能忍着,小心翼翼地筹谋着,一步步再次占据她的心。

秦想衣一进门就对上了楚霆琛满是悲伤的双眼,她愣了一下,随即神色自然地问道:“你都看到了?”

楚霆琛却若无其事地微笑道:“没有,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然而,他垂握在双腿两侧的拳头已经骨节发白,手背上的青筋更是微微跳动。

既然他要自欺欺人,秦想衣也不好再说什么,坐在椅子上开始忙了起来。

楚霆琛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后,和昨天一样走到安静的角落,如同隐形人般偷偷窥觑着她。

虽然秦想衣能够感觉到他投过来的视线,但楚霆琛把感情隐藏得很好,并不会让她觉得反感。

秦想衣开门做生意,楚霆琛又作出普通客人的姿态,而且早上一来就买了两幅她的画,她还真不好直接赶他走。

快到中午的时候,林故来了,看到楚霆琛他二话不说就一拳砸过去:“楚霆琛你他妈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楚霆琛也不再像两年前一样被动挨打不还手,立刻就跟他缠斗起来,一拳一脚都发了狠朝对方身上招呼。

两人都是家族精心培养出来的继承人,自然接受过强化训练,打起来几乎势均力敌。

“停手,停手,别打了!”秦想衣着急地想上去阻止两人,却被店员拦住。

“老板你别过去,被误伤了就不好了。”

哐当——

店员刚说完,挂在墙壁上的一幅画就被楚霆琛一脚踢下来了。

“我的画……”秦想衣还没心痛完,就又听到“砰——”一声,林故一拳砸坏了她最喜欢的一幅画。

秦想衣扬声叫道:“别打了,别打了!!”

然而打得难分难舍的两个男人却丝毫没有停手的趋势,反而越打越激烈。很快就又多了两个牺牲品。

秦想衣终于怒了,跑去洗手间接了一大盆冷水,全部朝着两人泼了过去。

被泼了一身冷水的楚霆琛和林故瞬间停止了动作,齐齐转头看了的冷着一张俏脸的秦想衣后,都收了手。

两个人脸上都挂了彩,衣服也皱了,平日里霸道总裁的形象全没了。

秦想衣板着脸冷冷道:“打够了没?没打够就出去接着打,记得走远点,别耽误我做生意。”

见她是真生气了,林故摸了摸鼻尖,讪讪道:“你别生气,是我冲动了。”

“待会儿再说你。”秦想衣嗔了他一眼后,把视线转向楚霆琛,用着冷静到几乎冷酷的声音道,“你走吧,回去把衣服换了回国吧,再继续这样耗着也没有任何意义。”

她这是明明确确地下逐客令了。

楚霆琛紧紧地抿着唇,下颚的曲线紧绷着,沉默而执着地看着她。

秦想衣移开眼,抬手去摸林故湿漉漉的头发道:“都湿透了,去坐着我帮你擦擦。”

她的眼神是那样的温柔而关切,深深刺痛着楚霆琛的双眼。原本,这样温柔的眼神是属于他的。

可秦想衣再也没看他一眼,拉着林故就进了休息室。

楚霆琛眼睁睁地看着,骨子里疯狂地叫嚣着不甘,然而最终他也只能狼狈地离开这个让他窒息的地方。

听到他离开的脚步声,秦想衣一边用毛巾给林故擦头发,一边面色如常地对林故道:“以后不许再打架了。”

林故低着头沉思着,深不可测的眼里暗光闪烁。

第三十一章 林故留下过夜了

发布:1天前 | 1466字-A+A

见他不知道在想什么,秦想提高了声调:“林故?”

林故抬头,对她笑道:“他如果再敢来纠缠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闻言,秦想衣没好气地在他破皮的嘴角按了一下:“再在我的画廊里打架,我就把你和他一起撵出去,并且从此不许踏进画廊一步。”

林故故意夸张地吸了一口气,做出讨饶状:“好好好,以后绝对不在画廊里打。”

意思就是在外面打咯。

知道林故对楚霆琛的成见估计是一辈子都小不小了,秦想衣懒也得再费力气讨论这个话题。

给他擦干头发后,又擦了药,最后去隔壁的服装店买了一套衣服让他换上。

吃了午饭,林故回公司上班。

而换了一身衣服的楚霆琛又出现在她面前,自觉掏出钱包把中午毁坏的几幅画都买下来后,又静静地坐在休息室赖着不走了。

本着顾客就是上帝的原则,何况楚霆琛还是个金光闪闪的大财主,秦想衣不可能真的赶他出去。

他爱待着就待着吧 ,等不到他想要的回应,他自然就会离开了。

楚氏那么大个公司肯定还有很多工作等着他回去处理。

然而秦想衣没想到楚霆琛不但一整天都耗在了画廊里,晚上还一路尾随在车后面跟着她回家。

秦想衣只当做什么都没发现。

林故开着车,深深地扫了一眼后视镜里紧追不舍的黑色轿车,意外地沉默着。

过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道:“今晚我可以留下来吗?”

听到他的话,秦想衣愣了愣,眼里闪过不知所措地慌乱,但很快就冷静下来,轻声道:“好。”

虽然他们前几两天才正式成为男女朋友,但实际上两年多以来都是林故默默地陪在她身边,守护着她。

楚霆琛的出现让他感到不安了吧。

想到这里,秦想衣把手轻轻搭在他的手上,笑得明媚温暖:“我们是恋人啊。”

看着她水光潋滟晴的双眸,林故眼眶一酸,急忙转过眼目视前方,发出一声低笑:“嗯。”

——

秦想衣居住的公寓楼下,穿着黑色风衣的楚霆琛倚靠在车门上,一根一根不停地抽着烟。

而在他的脚下,地面上已经散落了一圈烟头。

距离他亲眼看着秦想衣挽着林故的胳膊走进公寓,已经过了四个小时了,林故还没有出来。

现在马上就深夜十二点了,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又是恋人关系,到现在林故还没有出来意味着什么再明显不过了。

楚霆琛抬着头,死死地盯着秦想衣卧室的窗户,双目猩红得可怕,心脏痛到了极致反而没了变得麻木起来。

曾经,他的想想也是这样心如刀割地看着他抱着别的女人入睡吧。

现在轮到他体会这种痛不欲生的绝望也是活该。

卧室里,秦想衣躺在床上,久久如法入睡。

她也以为今晚林故留下来,两人会发生实质性的关系,但却没想到林故只是抱着她睡觉而已。

说实在的,她心里松了一口气。

虽然她是真心想和林故在一起,也努力试着爱上他,但现在也只是不排斥他的亲近。

她,并没有完全准备好。

在床上被林故抱住的时候,身体的僵硬和心里下意识的抗拒骗不了自己,也骗不过他。

所以,他才只是抱着自己亲吻了一会儿,别的什么都没做,甚至在她假装睡着以后悄悄起身去了客房吧。

她必须承认,楚霆琛的出现多少影响到了她平静的心湖

想到尾随着她和林故身后的楚霆琛,她忽然有感应般,下床拉开窗帘的一角往下看,诧异地发现昏暗的路灯下伫立着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

他还没有走?

看着在幽暗的灯光中或明或灭的点点星火,秦想衣知道他在抽烟。

楚霆琛并不经常抽烟,但总喜欢完事之后抽根烟。

在某次事后,楚霆琛抱着她温存的时候感慨:事后一支烟,快活塞神仙。

秦想衣并不喜欢烟味,但为了享受他为数不多的温存,她都强行忍耐着。

而且她喜欢看他抽烟时候的样子。

看着他熟练的点烟,然后开始吞云吐雾。

节骨分明的修长手指夹着香烟,身体懒懒地斜靠在床头,整个人散发着一种颓废又致命的吸引力,性感得让她移不开眼。

秦想衣不得不承认,她会这么爱他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长得实在是很合她的口味。

第三十二章 我不会放弃的

发布:1天前 | 1472字-A+A

眉骨深邃,眼睛是细长的,连鼻翼的阴影都很好看。

唇瓣不厚也不薄,很适合接吻。

还有棱角分明的下巴,她最喜欢躺在他怀里的时候,用手来回摸上面的胡茬。

他抽完烟后,还会做一次。

吻她的时候嘴里有着淡淡的烟草味,但她却并不觉得反感,和他的气息混着在一起,甚至让她有些儿迷恋。

就像他的人一样,明知是有毒的罂粟,她却无法自拔的沉沦着。

他那样高傲的一个人,在亲眼看到林故留在她的公寓过夜后,应该不会再来找她了吧。

即便对她还恋恋不忘,他的自尊心也不允许她为了一个舍弃所有尊严。

秦想衣怔怔地看着那道身影,忽然,楚霆琛抬头望过来,饱含思念的炙热视线仿佛能穿过黑暗落到她脸上。

秦想衣心一悸,吓得连忙放下窗帘,躺回床上,努力让自己放空大脑入睡。

第二天,一夜未睡的秦想衣眼底有着明显的黑眼圈,被她用厚厚的粉底遮住。

出门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扫了一眼楚霆琛昨晚站的位置。此时,散落一地的烟头和烟灰已经被清扫得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他存在过的一丝痕迹。

秦想衣呼吸微微一滞,忽略掉心口处传来的些儿许痛感。

果然,一个上午过去了,楚霆琛都没有出现。

秦想衣握着画笔,却怎么也下不去笔。

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楚霆琛那双饱含爱意和伤痛的双眼,和站在灯光下孤寂清冷的身影。

以后,楚霆琛真的再也不会出现了吧。

以后,再见就只是认识的陌生人了。

“老板,你怎么哭了?”

听到店员的关切询问,秦想衣才发现自己脸上不知何时有了泪水……

接下来的几天也证明了秦想衣的猜想,楚霆琛这次应该是彻底放弃了。

秦想衣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就仿佛这几天楚霆琛从未出现过。

林故也默契地不提。

然而,第四天,消瘦了许多楚霆琛却再次出现在秦想衣面前。

他看上去脸色很差,精神状态也不太好,整个人更是消瘦了一圈。

原本合身的西装穿在他身上都显得有些儿空荡了。

看着他脸上越发凸显出来的五官,秦想衣抿着唇,心绪复杂:“又何必这样折磨自己。”

楚霆琛深深地凝视着她,浓稠到化不开的爱意几乎要从眼里溢出:“我只是想守在你身边,哪怕只是远远地看着你。”

秦想衣眼睛一酸,连忙别开了眼:“随便你吧。”

见她不再开口赶他,楚霆琛眼底快速划过一抹愉悦,一直以来紧绷的神经得到些许的松懈。

只要她还对他有一丝不忍,他就还有机会。

之后的一个月,楚霆琛就如他所说的那般,每天雷打不动地准时出现在画廊,并且相当识趣地不在她工作的时候打扰她。

也不会像最初那样,整天都盯着她。而是自带电脑过来处理工作,俨然已经把休息室当成他的办公室使用了。

秦想衣不是没想到用这个借口赶他出去,但楚霆琛每天都会买七八幅画,让画廊的额销售额得到大幅度提升。

因此,画廊的工作人员都很喜欢这个人傻钱多的土豪。

得知老板居然有这种危险想法,还不等楚霆琛自己找理由留下,店员就跳出来义正言辞地劝阻她。

而且楚霆琛还会叫人送饮料到画廊,请她和画廊的员工喝东西。

楚霆琛买的自然都是价格昂贵的高档货,看着店员们一双双放光的眼睛,秦想衣也不好叫他们别喝。

结果却一发不可收拾起来,后来楚霆琛不单买饮料,还会买一些儿精致可口的小点心。

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几个不知事情的店员很快就被楚霆琛给收买了。

每次一看到楚霆琛拿着小点心,用一双饱含深情和期待的黑眸望着秦想衣,两个女员工就立刻帮她收下来,并且你一句我一言地劝她吃。

“这是楚先生特意买给老板你的,你要是不吃,下次我们都不好意思吃了。”

看着她们眼巴巴的渴望眼神,又扫了一眼同样期待的楚霆琛,秦想衣能怎办?只能吃了呗。

每次见她接受了自己的心意,楚霆琛的脸上毫不掩饰地露出喜悦的笑容,仿佛得到了全世界般满足。

秦想衣不得不承认,当楚霆琛真心想要讨好谁的时候,真是任谁也拒绝不了。

第三十三章 噩梦再次出现

发布:1天前 | 1519字-A+A

一开始的时候,秦想衣一天几乎不跟他说话。

每次楚霆琛找机会跟她说话,她也只是用“嗯”“啊”“对”单音字这些儿敷衍他。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在楚霆琛不懈的努力下,不知不觉秦想衣已经不像最开始那样可以排斥他的靠近,偶尔也能跟他聊几句如同普通朋友之间的简单对话了。

等秦想衣反应过来的时候。楚霆琛已经就这样润物细无声地融入到了她的生活之中了。

两个女店员更是成了他的迷妹,经常假装不经意在她耳边替他说好话。

楚霆琛天天来报到,林故却是越来越忙了,现在几乎不会来画廊跟她一起吃午饭了,晚上也经常有工作不能来接她上下班。

所以这一个月下来,两人碰面的次数并不多。而且在秦想衣明言禁令之下,虽然双方都看彼此不顺眼,但好歹没有再动过手。

加上今天,秦想衣已经有三天没有见过林故了。虽然每天都有微信和电话联系,但她还是决定晚上回去后煲好汤,明天早上给他带过去。

“小叶,我出去一下,中午就不跟你们一起吃饭了。”快到中午的时候,秦想衣跟店员打了声招呼,拎着保温盒出去了。

楚霆琛抿着唇看着她的背影,不用想都知道她要去和谁一起吃午饭。

明明知道会看到令他嫉妒发狂的画面,但他的脚步还是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不远不近地綴在她身后。

这一个月以来,秦想衣早就习惯了他寸步不离地跟着自己,自顾自地朝林故的公司走过去。

秦想衣刚走到公司门口,林故就从里面大步流星地迎出来。

楚霆琛看着他走到秦想衣身边,动作自然地接过她手里的保温盒,然后亲昵地搂住她不盈一握的纤腰:“怎么过来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秦想衣倚靠在他怀里,甜蜜地轻笑:“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嘛。”

“谢谢亲爱的!”林故深邃的眼眸里溢出柔情,搂着她从黑着脸的楚霆琛面前走过,“中午想吃什么?”

秦想衣也只当没有看见他:“你不是喜欢吃海鲜吗?就吃海鲜吧。”

楚霆琛僵直着身体站在原地,突然就想起秦想衣结婚后第一次给他送早餐的情景——

知道他没吃早餐犯了胃病,秦想衣就亲自下厨给他做了早餐送过来。但公司前台不认识她,就没有让她进公司了。

当时秦想衣给他打电话,他只听了一句就不耐烦地叫她回去。最后是秦想衣打电话给他的秘书,让他下去把她带进公司的。

等她好不容易见到了自己,他却只是冰冷厌恶地看着她,用相当恶劣的语气羞辱她:“你是生怕公司的人不知道你是楚氏的当家少奶奶?!”

秦想衣满腔爱意瞬间被他的冷漠扑灭,苍白着脸看着他解释:“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听说你的胃病——”

他却不耐烦地打断她:“行了,就没事别来公司找我,看到你我的胃更疼。”

当时她拎着保温盒的手指都泛白了,也只是默默地把保温盒放在他的办公桌上,然后离开。

从那以后,秦想衣就真的一次也没去过公司。

想到这里,楚霆琛抬手狠狠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他爸说得对!

他就是个混账!畜生!!

——

秦想衣从来没有想过,曾经的噩梦会再一次在她眼前上演。

楞楞地看着搂着别的女人从酒店走出来的林故,秦想衣觉得自己还在梦里一样,没有真实感。

“混蛋!!”跟在她身后的楚霆琛咬牙切齿地发出咒骂,带着一身冰冷肃杀走过去。

秦想衣伸手拉住他。

楚霆琛回头,咬着牙怒道:“想想,你别拦着我,让我去——”

“你没有资格。”

秦想衣面无表情地看著他,一字一顿道:“楚霆琛,你是最没有资格批判他的人。”

楚霆琛顿时如遭雷击,肺部的怒火瞬间熄灭。

是啊。

他怎么忘了,曾经的他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地伤害践踏她的真心,把她伤得千疮百孔。

这样混账的他,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林故。

左胸的位置再次绞痛起来,对秦想衣的伤害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发现的却是越来越多了。

楚霆琛死死咬着牙,被无边无际的悔恨湮没,而秦想衣已经朝着相反的方向走了。

楚霆琛深深吸了一口气,看了已经和女人当街抱在一起的林故一眼,跟了上去。

眼角余光里,看着秦想衣和楚霆琛走远了,林故脸上惬意的笑容瞬间消失。

第三十四章 你敢背叛她

发布:1天前 | 1445字-A+A

秦想衣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楚霆琛就默默跟在她身后,走过了一条又一条街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想衣忽然转身,冷冷地看着他:“你还跟着我做什么?是想看我笑话吗?”

看着她发红的眼眶,楚霆琛呼吸一窒,愤怒心疼的情绪几乎要控制不住地脱口道:“跟我回家吧,想想。”

“家?”秦想衣愣了一下,眼里露出茫然,随即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我没有家了。”

看着她眼底的茫然和悲凉,楚霆琛心疼到无法呼吸。

他大步冲上去将她抱进怀里,颤抖着声音道:“有的!老宅一直都是你的家。”

秦想衣仍是摇头:“那里早就不是我的家了。是你,把我赶出去了啊。”

“我错了!我混账!我不是人!!”

楚霆琛哭了,悲泣着忏悔:“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

秦想衣木木地任由他抱着,眼神空洞地听着他忏悔,又像是什么都听不见,灵魂已然飘到了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

秦想衣并没有轻易就断定林故出轨。

她想,应该是她误会了。作为恋人,她要相信他才是。

他跟那个女人只是刚好在酒店碰上了,然后一起出来。而且他们的关系不错,才会有说有笑,显得很亲密的样子。

晚上回家后,和林故通电话的时候和平日没有任何不同,也没有让他解释下午看到的那一幕。

“抱歉,这几天我都会很忙,可能没什么时间见面了。”

听着他充满歉意的声音,秦想衣愣了愣,随即体贴道:“没关系,工作比较重要。”

林故带着笑意温柔道:“等我忙完了就带你去国外放松一下。”

秦想衣也笑着应下:“好。”

然后没聊几句,林故就道:“我还有工作,先挂了,晚安亲爱的。”

“晚安,你也不要工作太晚。”

她刚说完,林故那边就结束了通话。

她怔怔地看着手机,有些儿不确定刚刚电话里传来的女声是不是她的幻觉。

然后,她自嘲地笑了笑:“秦想衣,你还真是草木皆兵了。”

林故在加班,秘书进他办公室很正常不是吗。

——

楚霆琛看到秦想衣从楼里走出来,就立刻把手里的香烟掐灭丢进垃圾桶,朝她走去。

秦想衣一脸平静地看着他:“你来做什么?”

“接你上班。”

看着她眼里的血丝和眼底的淤青,楚霆琛心疼极了。

秦想衣淡淡道:“谢谢,不需要。”

她绕过他,往小区门口走。

她没有车,因为这两年几乎都是林故每天开车接送她。就算实在来不了,也会派司机过来。

然而,这一个月以来,他不但很少亲自接送她,甚至忘了替她安排司机。

秦想衣想,应该是他真的太忙了,忙得忘记了这些儿小事情。

秦想衣住的是高档公寓区,附近没有公交站也没有地铁后,所以秦想衣打了一辆出租车。

楚霆琛就开着车,亦步亦趋地跟在出租车后面。

快到画廊的时候,马路上塞得厉害。秦想衣就下车走路过去。

楚霆琛见状也立刻把车扔给隐藏在暗处的保镖,下车追上去。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残酷。

还是同一个地方,同一家酒店,林故牵着同一个女人的手走出来,站在车门前就抱在一起开始接吻。

这一次,秦想衣再也欺骗不了自己,他们只是朋友。

林故和女人正吻得难分难舍,突然一道气势汹汹的高大身影冲上来,大力将他拽开,朝着他的脸狠狠挥出了拳头:“你这个混蛋!!”

女人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住了,捂着嘴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

林故在挨了一拳后也反应过来。见又是一个拳头砸来,立刻抓住,皱着眉看向来人道:“楚霆琛,是你?”

楚霆琛眯着眼,阴测测地看着他:“你他妈竟敢背叛她?!”

林故脸色一沉,冷冷道:“我跟她的事你没有资格干涉。”

“老子就干涉了!!”

楚霆琛冷笑着抽回手,拳脚越发狠戾,两人狠狠地缠斗在了一起。

秦想衣冷眼看着两个男人因为她打架,就像一个围观的路人,眼神不悲不喜。

直到楚霆琛和林故越打越狠,如同要将对方置于死地。

秦想衣才走到打成一团的两人面前,面无表情地开口:“别打了。”

第三十五章 不想再搞破鞋了

发布:1天前 | 1365字-A+A

她离得那么近,楚霆琛害怕伤到她,率先松开手。

两人分开,林故整理着被扯乱的衣服,并不去看秦想衣。

秦想衣静静地看着他:“为什么?”

林故舔了舔刺痛的嘴角,冷冷地看着她:“你还有脸问我为什么?你自己不是知道答案吗。”

秦想衣抿了抿唇,无比认真地望着他的眼睛道:“我说了,我跟楚霆琛已经过去了。现在,你才是我的恋人。”

再一次听到她决绝的话,楚霆琛还是觉得异常刺耳。

林故却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你当我傻啊!我抱着你的时候你身体僵硬得像条死鱼一样,那个时候你心里想的是别的男人吧。”

秦想衣沉默了两秒,解释道:“我只是还没有完全准备好——”

林故不耐烦地打断她:“行了吧,这种话连你自己都骗不了。从小你就一心只惦记着你的霆琛哥哥,对我这个青梅竹马的感情不屑一顾,长大后更是迫不及待把自己送上门让人作践。你以为这不是对我的羞辱?!”

听到他的话,秦想衣震惊了,随后就是愧疚,她以前的确从来没有站在林故的替他想过。

她伸出手轻轻握住他的手,看着他认真道:“对不起,以前是我没替你想过,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林故的心尖一颤,几乎要克制不住地拥她入怀,然而他只能冷着脸狠狠地甩开她的手:“我林故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非要搞破鞋又不是犯贱。直说吧,耐着性子陪你玩了两年多的爱情游戏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破鞋?

秦想衣死死地抿着唇,脸色苍白如纸,不能相信林故是这样看待自己的。

“林故!!”而楚霆琛已经如闪电般冲上去,狠狠一拳头砸在他的脸上。

力道之大,直接把林故的牙齿打掉了两颗。

楚霆琛扯着林故的领子,双目欲裂地盯着他:“你他妈有种再说一遍?!”

“呸!”林故吐出一口带着牙的血,讥讽地看着他,“丢了的破鞋还想捡回去,楚霆琛我他妈看不起你!”

“我杀了你!!”楚霆琛眼里溢出嗜血的杀意,挥出的拳头还没落到他的脸上,就听到有人惊叫出声——

“啊,女主角昏倒了!”

“想想!!”他立刻放下拳头,转身抱起秦想衣就疯狂地往医院跑。

林故死死握着拳站在原地,看着他抱着秦想衣奔跑的背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克制住追上去的冲动。

他甚至做出丝毫不在意的表情,带上女人开车离去,把冷酷绝情的渣男形象演得淋漓尽致。

他握着方向盘的手用力到节骨泛白,手背上的青筋高高凸起,心痛到无以复加。

亲手把最爱的女人推向别的男人,真的太痛太痛了。

副驾驶上的女人无意间扫到他满是泪水的脸,便乖乖缩着脑袋,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

医院,医生检查完后,对紧张不已的楚霆琛说道:“病人只是情绪波动太大,加上最近几天都没好好休息才会晕倒。小伙子好好哄着你女朋友,让她轻快开心就行了。”

楚霆琛看着昏迷不醒的秦想衣,如同宣誓般郑重道:“我一定会的。”

楚霆琛坐在床头,看着秦想衣闭着眼,一脸苍白地躺在床上,脑海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她”毫无生气躺在冰棺里的样子。

他立刻心生恐惧,连忙抓着她的手,感知到她手心的温度才有些许安心。

他就这样握着她的手,贪婪地凝视着她静谧的睡颜,眼睛没有错开一下。

他的想想,怎么看都觉得看不够。

三个小时以后,看到秦想衣的眼睑微微动了动,楚霆琛立刻柔声道:“想想,你醒了?”

听到他的声音,秦想衣睁开眼看向他,还没完全回过神来,只是闻着消毒水的味道问道:“我怎么在医院?”

见她要坐起来,楚霆琛连忙搭手,小心翼翼扶着她:“慢点,你之前晕倒了。”

秦想衣已经想起了早上发生的事,她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谢谢你送我来医院。

杨柳溪

你关注了吗?

  


Copyright © 通化追剧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