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追剧联盟

暖心汉寿人民教师张立荣:用爱书写“一人一校十七载 躬耕村小卅六年”的教学故事

微言常德教育 2022-06-18 12:30:15


师,是一个教书育人的职业。

古语有云:为人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很多人在进入教师这个行业后,一干就是一辈子。

 

教师的日常是什么?

抬头望星星,

低头看学生,

三尺讲台无穷事,

一生琢磨无尽头。

 

教师能做什么?

教师可以当神探:因为整天在班里破案;

教师可以当主持人:因为整天为公开课想游戏和花招;

教师可以当演员:因为一会儿态度和蔼一会儿暴跳如雷;

教师可以当清洁工:因为整天扫地、擦玻璃;

教师可以当作家:因为整天写计划和论文;

教师还可以到市场上叫卖东西:因为练出了高嗓音。

 

今天,我们就来讲讲

常德市汉寿县乡村教师——张立荣

听听她

一人一校十七载 躬耕村小卅六年的教学故事。


清晨6时,天微亮,夜色还未褪去,整个白洋湾村在鸡鸣声中醒来。张立荣早早起床,洗漱、洒扫,收拾停当后,出了门。7时,她准时出现在小学门口,打开那把早已被大雨侵蚀得有些锈迹的铁锁。这个动作,她一做就是36年。



白洋湾村是湖南省汉寿县龙潭桥镇的一个小山村,从镇上过去得走12公里的山路。白洋湾小学就坐落于这郁郁苍苍的群山之中,是当地最偏远的教学点。近17年,张立荣老师是这里唯一的一名教师。


为爱选择


1981年,白洋湾村小学教师奇缺,16岁的张立荣,身材瘦小、体质较弱,但她毅然决然的用自己娇小的身躯,承担起教学重担,成为了民办教师。1997年,张老师由民办老师转正。36年弹指而过,张立荣从“张姐姐”到“张妈妈”,学生们宛若来鸿去雁,可教师张立荣依旧躬耕于这片乡野,绚烂了山村里几代人的童年。


白洋湾快乐的孩子


当我们走进校园,发现张老师上课时孩子们十分认真,全都跟着张老师的思路走。孩子们的学习习惯也非常好,不管张老师在不在教室,孩子们都认真读书,课还没上完,课文就背完了的情况已是常态。不仅如此,课下注释,课后习题等,只要是书上出现的文字,孩子们都巴不得全部背下来。有了张老师的悉心教导,再加上孩子们的勤奋努力,教学成果想要不在所有村小中脱颖而出都难!


张立荣没有进过大学,非科班毕业,她甚至不好意思地说,几年前她还在参加县进修学校的小学教育专科培训。可对于孩子们的课程,除了,语文、数学、品德这些必修课,音乐、体育、美术这些趣味课张老师总是想办法帮他们上,没有让一个孩子落下课程。每学期的期末考,她执教的一、二年级在全镇排名都是数一数二。


为爱守护


由于白洋湾地理位置偏远,生活条件艰苦,这里的教师逐渐流失。“这里最多时有100多名学生,一到六年级都有,现在少了,只剩10多个一、二年级的学生了。”张立荣对着空荡荡的教室唏嘘万千。教师逐渐流失,随之而来的是班额的缩小,教学任务的加重。


1994年,龙潭桥镇中学的校长极力想要张立荣老师去中心小学任教,调令都到了,但张立荣老师舍不得这群可爱的孩子,拒绝了去更好的地方发展的机会。


白洋湾小学全景


2000年,守在白洋湾村小学的教师只剩下张立荣一人。这对于张老师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这一年,白洋湾小学只剩下一二年级,并成了“复式班”,全校所有科目的教学全靠张老师。她既是校长,又是老师,还是食堂做饭打菜的阿姨。一二十个孩子,一间教室,还有她,便成了学校的全部。她终究不堪教学压力的重负,上课把喉咙都上哑了,失声了整整两个星期。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没有请假,学生仅凭口型“听”她上课。后来在赤脚医生的治疗下,张立荣老师的声音才逐渐恢复能,但从此她失去了好听的嗓音,此酷爱唱歌的她再也不能放声歌唱了。

 

白洋湾小学校门


为爱奉献


“她脾气好是好,不过只对她的学生好”。张老师的爱人这样评价着张老师。是的,张老师爱着她的孩子们,上学途中如若有孩子弄湿了鞋袜,张老师常常是拿出自己的衣物,或者是到周边农户家为他们借来衣服给他们穿上。


36年来,张立荣从未请过一天假。2010年正月十四,这是张老师永生难忘的日子。那天,她去镇上给学生领第二天开学要发的新书。回到家不到20分钟,在学校布置教室的她就听到了母亲去世的噩耗。就在周围的人都在担心她的状况时,第二天早上,她红肿着眼眶,来到学校,给孩子们报名……


开展体育活动的孩子


因为工作量大,张立荣一度上课上到腰椎变形,疼痛难忍,一走远路就冒冷汗,她得弓着腰。不过一到学校,就像将军回到了战场,斗士拾起了长枪,尽力挺直了腰板。亲戚朋友们都劝她去医院看看,她总说:“看病耽误一下没关系,孩子们的未来,耽误不起,我还是抽寒暑假去治疗!”


再过两年,张老师就要退休了。这让学生和家长们惴惴不安:“张老师,您会退休吗?”快到了退休年龄的张立荣经常会听到这样的询问。“张老师,我的小外孙子可要交到您手里呢!您再教几年吧,让我的小外孙在你这里把学习习惯养好好不好?”这段时间住学校对面的老人袁正强总是在张立荣耳边念叨。


认真读书的孩子


我们也问张老师,看着同事们一个个的离开,或到镇上、或到县城工作了,自己却一直守在这个小山村里有没有后悔过。她说:“我从来不后悔选择了当老师,可能我天生就适合当老师吧。我爱孩子,孩子们对我也特别亲,会特别黏我。和孩子们相处,其实很幸福,回想起来,我是一直伴着孩子们的,走出白洋湾的次数都数得清楚:出过一次省,上过三次市,再就是每年到县城里买点教学用的参考书……其实我真的没什么,这辈子就干了教书这一件事。”


扫地的张老师


是的,快要退休的张老师可以说一辈子都待白洋湾,她在把最好的青春年华都献给了白洋湾的孩子们,她用一颗爱心,脉动了一群人的心;用一点光,点亮了白洋湾一波又一波孩子们的心灯。

 

张老师荣誉证书


张老师荣誉证书

“一人一校”“复式教学”多存在于六零后、七零后农村学生的记忆中,但由于种种条件限制,现在张立荣老师这种“一人一校”的情况,仍零星存在于我市交通不便的边远山村。关于“一人一校”"复式教学”,你们有什么想要说的,请在文末积极留言,说出你的故事!说出你的感想!说出你的希望!



  通讯员:李娜 周艺帆 丁仁捷 编辑:伍

二审:潘敬林  终审:唐义

【声明:原创内容如需转载请联系微言教育公众微信号,经同意授权后,方可转载并请标明出处。】

Copyright © 通化追剧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