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追剧联盟

现世爱

写故事的刘小念 2022-08-02 13:47:56





01

电梯关门的那一刹那,有人大声喊我的名字:“小以,周小以!”


我按下开门键,竟然是丽琪。


四年未见,丽琪一如从前的做派,全身上下无一不是名牌,一身行头足过这栋楼里任何一位白领一年的薪水,难怪同行的时尚版记者会朝我使眼色。


如果不是知道丽琪,我定会和同事一样,认为眼前的女子是我们这坐大楼哪位男士的 “金屋藏娇”。试问,有哪个勤勤恳恳工作的女白领,在如此重金包装自己后,还有心情每月按时准点地工作,来换取不足一条名牌裙子的薪水。


丽琪不一样,她爱名牌,为之疯狂。大学四年,宿舍的女孩子们穿假名牌和男友约会时,丽琪已用过季的名牌T擦鞋,衣柜里满满塞着的都是当季新款。


丽琪最著名的语录,聪明的女人懂得在名牌上上投资。所以,她连出入校园,都是大奔接送。


于是,学校里有传言,丽琪被某位老总包养,更是有甚者还以照片为证。


我见过像片,是丽琪与一中年男子在一起谈笑风生,画面很是暧昧。


丽琪不承认也不否认,更不在乎流言蜚语,我行我素仿佛来自火星。作为室友,我好心提醒,她却说,那是我爸,你们穷人家的孩子就是喜欢颠倒是非。


这一句话,把我气到半死,直到毕业也不曾和这位白富美来往。


我的男友韩加森说,像丽琪那样的有钱女,你值得为她的话生气吗?我们自己奋斗,自己赚钱买花戴。


加森是务实型的男孩,我们大一开始恋爱,毕业后双双进入本市知名报社,他做财经记者,我跑娱乐线,每日赶各种新闻发布会,写一些无关痛痒的文字。工作轻闲,薪水稳定偶尔还有红包,我很知足。


同事聚会时,大家纷纷攀比,大到房子小到脚上的鞋,所有的女人都希望自己的男人送自己名牌,以示爱情的贵重。


比起名牌,我更信仰爱情。


我生日,加森送我亲手制作的卡片,我把它当宝贝。


同事说,周小以,韩加森找到你,可真是省钱。


我笑,知足者常乐,我很幸福。

02


在报社一楼的会客厅坐下后,丽琪的话打断我的思绪。


她说:“周小以,我来找韩加森,没想到你们在一个报社,他没有告诉我。”


加森与丽琪见过面,我怎么不知道。


我不动深色笑道:“他有告诉我与你见面,我们还商量着改天聚一聚呢。”


“我们有好几年不联系了。”丽琪摘下太阳眼镜,整张脸还是那么的明艳动人。


“你比较忙。”我不卑不坑地答。


服务生送上速溶的咖啡时,我看到丽琪轻轻地皱了皱眉,噢,我差点忘了,这位大小姐只喝现磨的咖啡。


十分钟后,我与丽琪告别,我告诉她有约好的采访,其实是,心里有些郁闷。


与她一起,总是有一种天然的压迫感。


中午,加森与我一起吃饭,我旁敲侧击地问起了丽琪,他的回答很公式:“刚刚采访本市十大杰出女性,李丽琪是其中一位。”


“你怎么没有跟我说。”我有些不高兴。


“你不是不喜欢她吗?难道你是在吃醋。”他放下筷子盯着我。


“没有。”这个时候死也不能承认。


“你们女人真是小心眼!”


那是自然,女人什么都可以大方,唯有爱情不能。


临下班时,收到加森的短信:“临时有采访不能陪你逛街,PS:采访对象不是李丽淇。”


我顾不得形象在办公室哈哈大笑,回复道:“周小以还没有那么小气。”


恋人之间的相处,坦白比隐瞒珍贵许多倍。加森很早前就说:“小以,我不会向你撒谎,因为那样我必须得编制更多的谎言来迷补上一个谎,太痛苦。”


受用的情话,女人都愿意听,哪怕会有失误的时候。


晚上一个人逛恒隆广场,碰巧遇到加森喜欢的POLO衫打九折,打电话给他,占线中,自作主张买下他喜欢的颜色和款式,打算给他一个惊喜。


刚工作那会,我们最好的消遣便是到恒隆广场逛街。加森总是煞有其事地发誓,小以,等我领了第一个月薪水,一定在这里买你喜欢的衣服。


发薪水当日,加森拉着我去恒隆广场说要送我礼物,最后,从一楼逛到顶楼,他买了一双袜子送我。


很是贴心的礼物。


似乎加森送我的礼物都是实用型,漂亮的水杯,舒服的棉拖甚至新包装的卫生巾。他会亲手用包装纸包好,悄悄放在我的办公抽屉,制造了很多惊喜。


办公室的同事都说,韩加森就是有本事花最少的钱让周小以高兴。


他们哪里懂,这叫浪漫,一般人学不来。

03

早晨醒来时,加森正在厨房做早餐,二十四孝男友,昨晚什么时回来,我竟不知道。


“昨天忙到几点?”我从身后紧紧地楼住他的腰。


“凌晨两点才回家。”


“你再睡一会,早餐我来煮。”


“不用啦,给老婆做早餐是我的福气,你把换下的衣服放进洗手机就OK。”


这家伙嘴巴总是像抹了蜜。


清理加森的衣服时,一个红色的礼品盒滚到了地上,竟是一对光彩夺目的婚戒。


我抿着嘴偷笑,这家伙也和我一样,打算给我意外惊喜。


整个上午,我都在幻想加森式别开生面的求婚仪式,他每次都这样,给我surprise。


中午休息的时候,办公室的同事聚在一起说八卦,有人说到丽琪,我无心参与,顺手打开桌上的报纸,亦有丽琪的专访,加森执笔。


原来,丽琪结婚了,丈夫是本市某位著名企业家,真是强强联手,难怪接下来要斥资修建希望小学。报纸上丽琪说,这些年忙着赚钱,忽略了内心很多东西,做慈善是我一直来的愿望。


隔壁桌的实习生无比羡慕的说:“做女人到李丽琪这份就知足了,年纪轻轻,什么都有了。”


丽琪成了办公室奋斗女生们的典范。


有钱又有名,多好。


我打趣道:“刘晓庆说过做女人难做名女人更难。”


众人纷纷道:“这个世界上只有周小以不羡慕名女人。”


人人羡慕名女人,说不定名女人的烦恼比普通女人更多,反正我们所看到的只是名女人的风光面。


电话铃响了,陌生的声音找周小以。


“我是,请问?”


“我是李丽琪的先生,林远。”


“哦,林先生有事吗?”


“有些事情,想当面和你说,我在你们楼下。”


“恐怕……”我本能地想拒能。


“周小姐,我知道你上午没有采访任务,不会担误你太多时间。”对方打断我的话。


这个叫林远的男人似乎调查过我,电话名字以及我的行程他都了如指掌。只是,他找我,有什么事情呢?


远远看到一个男人从一辆白色宝马里钻出来。


“你是林远!”


我仔细打量眼前这个自称是李丽琪先生的男人,四十出头,有些矮,不似报纸上描写的年轻且多金。


老实讲,丽琪嫁给他有些委曲。


“不好意思,周小姐,一大早就麻烦你,我们车上说。”他很绅士的开车门,做了请的姿势。


“有事吗?”我紧紧地抱着双肩,不知道他胡芦里倒底卖的什么药。


“有一样东西给你看。”他说。


我极不情愿地坐上车,不知道怎么回事,右眼睛跳得厉害。


林远给我看的是一摞照片,主角竟然是丽琪和加森,我只觉得后背抽凉,大脑一片空白。


“两个月前,他们就在一起了。”林远说。


“不,林先生,你一定是弄错了。”


“这是专业的侦探拍到的,丽琪已经转走公司五百万,和你男友注册了一家公司。”


“不可能,加森和我一家报社,没有人说他要辞职,而且他、他很爱我。”


“周小姐,不要自欺欺人……”


“对不起,林先生,我还有事。”


我不想再听下去,脑子里全是那些像片。


丽琪与加森怎么可能?加森说过太物质的女人是毒,他不喜欢。


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我趴在三寸长的办公桌前,努力回忆着种种细节,却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平常我和加森就像双生儿,加森除了采访丽琪,他们并没有机会见面。

04

qq上,加森的头像亮了起来。


“老婆,谢谢你的礼物!”


“喜欢吗?”


“当然”


“加森,我们结婚吧!”


在电脑上敲出这排字时,我已经双手颤抖。何时开始我们的爱情需要用婚姻来保护,我竟是那么的不相信加森。


“好呀!”


加森的回答,只有云淡风清的两个字。我却重重地吁了一口气,仿佛吃下一颗感情的定心丸,我又是那个快乐地,渴望成为家庭主妇的周小以。


等车的时候,白色宝马又出现了,还是林远,他真是阴魂不散。


“周小姐,我在等你!”他开门见山。


“我和韩加森要结婚了,请不影响我们。”我有些紧张。


“或许看了它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他递给我的是一张钻石对戒的购物单。


“我不懂。”


“这是你男友在我店里买的。”他说。


“我们要结婚。”我不悦。


“不,你错了,女款已经戴在了丽琪的食指上。”


“林先生你开什么玩笑,早上我还看到了。”


林远摇了摇头,递给我一张像片,还是加森和丽琪,他正给她试戴戒指,正是我早上看到的那款。


我只觉得眼前一黑,世界一片黑暗。


“周小姐,实话告诉你,我和丽琪的婚姻早就有实无存,我是性无能。”


天,这也太意外了。


我相信林远,一个男人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向陌人生说出自己最隐私的秘密。


当然还有更火爆的秘密,是丽淇勾引的加森。


很老套的情节,加森采访丽淇时,无意中洞悉了她的秘密。一个是美丽寂寞的少妇,一个是青年才俊,理所当然地点燃了欲望之火。


我终于记起两个月前,报社派我去香港参加某个电影节的报道,加森的电话一直不在服务区,他告诉在外地采访。可是,林远提供像片,加森和丽淇正在某个著名的风景区观光。

05


那天晚上,加森早早回家,脱了外套,钻进厨房,准备我们的晚餐。如果没有那些像片的证明,韩加森该是多么居家好男人呀,可是,他不过是在用小恩小惠来迷惑我的眼,我的心。


我不顾一切地扑向他,像一头愤怒的狮子,我质问他,女款钻戒是不是送给了丽淇。


加森不出声,大约被我突如其来的气势震到了。


我的心又一次沉了下去,我想这个时候只要加森能送我一枚婚戒,哪怕是假的,我也会愿谅他。


可是,加森没有。


直到我提着早就收拾好的行李冲出家门,他亦没有挽留我。


在韩加森眼里,爱情和金钱永远不能相等,他需要丽淇的五百万来立业。加森说男人三十立业,而他早已过了二十九岁生日,他不要永远做一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挣稿分的小记者。


第二天,我交了辞职报告,同事们纷纷问我是不是和韩加森好事将近,回家做全职太太。


我笑而不答。


从昨晚到现在,韩加森只给发了我一条短信:“抱歉!”


我笑了笑,取出手机卡,丢进了垃圾桶。


七年的感情,换来的只不过是两个字,我果真够傻,够天真!

06


很快,我应聘到本市另外一家报社。


换个新的工作环境是不错的疗伤方式,我越来越明白,和韩加森恋爱,与他而言,我就像他送出的那些廉价礼物,而丽琪是金主,所以他送她的对戒足足十万元人民币。


我以为自己会痛不欲生,奇怪,这种悲伤的感觉竟没有我想象中的排山倒海。或许结婚前,看清一段感情的真相,比婚后知道答案幸福多。至少,我还有青春,以及爱人的时间。


偶尔听报社财经记者说起了丽琪,她果真离婚了,却是净身出户,据说她的丈夫掌握了她所有出轨的证据。


她在这场离婚战斗里一败涂地,连举手投降的资格都没有。


至于韩加森和丽琪,从前的同事告诉我,他们分手了。


是我意料中的事。


丽琪那样的女人,她的爱情必定和她的人生一样,需要大量的名牌包围,韩加森给不起。


后来,我接到过韩加森的电话,他的声音疲惫不堪,想是几经周折才找到我,他说:“小以,你才是最适合我的。”


“可惜你已经不适合我了!”


说完这话,我挂了机。


此后,再无韩加森消息。最近又听说,他刚刚找了小女友,是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容貌和性情都像极了周小以。


韩加森的爱情攻势,适合青涩女生。


对了,还记得林远吧!


我和他又见面了,在我们报社广告客户答谢晚宴上,他和他的弟弟一起参加,


他一眼就认出了我。这以后,我们吃过几次饭,他的弟弟似乎对我有意思,常常打电话与我联络感情。


周末,林远请我吃饭,开门见山地说:“周小以,林辉刚从国外回来,感情清白并且身体健康,你可以考虑他。”


“没问题,我正打算恋爱。”


与其和男人共同奋斗,为什么不接受钻石男的求爱,好歹他送我的见面礼是时尚杂志强荐的某大牌经典手袋。


我答应与林辉共同晚餐,说不定以后的日子,我能收到更多的名牌,和真爱。


——END——




如果喜欢这个故事,请转到朋友圈分享,谢谢!


公号里还有更多故事,点下方蓝色字阅读——


伴游女郎(上)

伴游女郎(下)

他不是不成熟 ,他只是不爱你

爱你是一件残酷又美好的事情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

关注写故事的刘小念




Copyright © 通化追剧联盟@2017